碟碟不休

 

 

搜索
碟碟不休 指点音乐论坛 读歌手记 二十世纪末的台大校歌:黄舒骏〈椰林大道〉
十五周年聚会通知碟碟不休微信群彼岸之声音乐典藏
查看: 3240|回复: 2
go

[转贴] 二十世纪末的台大校歌:黄舒骏〈椰林大道〉  

Rank: 9Rank: 9Rank: 9

有缘千里 俊男勋章

发表于 2012-3-23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作者:胡又天    原载:《流行词话》24期" A. T9 [' Y/ s3 o3 J% w# o

* `- z' P" H+ g& }1988年,就读台湾大学大气科学系的黄舒骏横空出世,这位曾对罗大佑扬言“我要超越你”的青年,先出了《马不停蹄的忧伤》,再于1989年出了第二张专辑《雁渡寒潭》,其中就有这首〈椰林大道〉:' \: G% Y- |5 q/ O1 A" k
+ ~9 Y  W% C0 r- t3 M
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
0 N+ H9 ~  t/ W7 P" P7 q, f走在路上我常常跌倒
2 i0 f/ S" ~9 O2 S1 c( k( y% E路边美丽的花儿很多- z$ R4 x4 O5 |
美丽的陷阱也不少
* n  C6 l5 Q8 d8 R( E
& n% P8 d2 I# K0 b& x+ H6 I- x
$ g; X6 t" A7 Y4 u) }" t$ F  s( u; m4 g, {: E

) o' u. {$ H/ ~$ O. p1 b) A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 W* O  R% h" X4 q5 @9 Z
传说中的圣贤之道
5 _" x: c. W/ D8 l/ i0 ^! X% S左边我看到有人沉醉在爱的拥抱, N7 j( |+ c% e+ ^5 ?7 f
右边我看到有人游行呼口号
) [( [$ \6 M4 W! ^4 B. _) J) c( p* [; L. O! P7 ^+ D' M
% P* x/ u' w1 u! _5 `

* L; ?) I" |6 R; ?
! P3 A! i3 C4 z- M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4 q# [! o+ n2 I6 }# [
曾在梦中是多么美好. o' v! F( K! b& g8 n7 x
如今我知道
% Z. A. w5 l# w/ m8 f( g一切都只是,唉!- }$ q3 f5 ^. }5 D$ ^1 J

- U, i- j9 o+ C& C4 h 0 V  p- h1 z; @' d
- M0 t8 N/ `  V0 y( `) S5 M0 j, U. n

# C( ^" e& L: V- l' `椰林大道,椰林大道0 N# v9 ~+ T, i( a0 n
多少人不经思考不择手段争先恐后向前跑9 G! ?0 o4 ?0 @7 ]4 {) C+ m
椰林大道,椰林大道
: E9 \& x2 l  t7 K多少人为它痛苦为它煎熬失去青春的欢笑
+ ]& U6 n# Y) f* V' }# |- G
3 w4 R  a0 }- N% @1 b8 ?
3 B2 H' K3 [# E. P3 P
$ ~& M, Z# I/ `
; e7 F0 g, o  F6 ^; nRepeat A3-B-A1-A2
2 ?4 H) U* t5 Y; P
  v' a, U$ g) P% l- ]. G ( @2 I" D  U) |# j; u( z3 @: U

. T! H$ N( W8 _6 R+ p
9 {# I0 |8 ~- O" }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
$ w5 `2 i8 H: t# s0 n走在路上我常常跌倒
( m, S0 P8 n/ d: O) D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
% J7 M* K( Y% X) y% a走在路上我常常跌倒+ M8 t/ l8 Q& ^9 o  P( t4 V
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
# A3 f5 S+ p0 p# Z0 M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 m8 @' K' K- r# P2 D0 @! v
走在路上我常常、我常常跌倒* ?, H" d! n/ C" X9 |1 r
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
  A* `! w8 ^* ?& w. x$ Y走在路上我常常跌倒7 j5 G) T% p$ ?1 }3 ?
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
5 O- X2 t& B( B9 k& d' w
) Q) A: p/ i& { $ f& J& ?! Z" n& ^" o" Q

# S  H! h5 L+ ]; P+ f& k: q/ |
1 X: p; @- j, }0 `% t
8 g% J- g7 r' Y- j7 n  椰林大道,台大从校门到总图书馆(新总图于1997年落成)的主干道,两旁种植大王椰子树。在我进去的时候,柏油路面已算平整,大概在黄舒骏那时还是坑坑洞洞的吧。
* t0 w. l7 q- ~- }8 u2 e/ i
% i% V7 q  _( u    这首歌出现在台湾社会最为风起云涌的解严之初,第一段起出悬念,第二段就点得很明:“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传说中的圣贤之道/左边我看到有人沉醉在爱的拥抱/右边我看到有人游行呼口号”。以前在个人层面讲究的敦品励学,如今是修恋爱学分;以前在社会层面讲究的爱国爱人,如今是搞学运(这倒不一定错,在他们看来这样才对)。网上的连结不是原版MV,如果你到台湾的KTV点唱这首,你会看到当年的台大,头绑白布条的静坐同学,和“终结万年国会”等等标语。大四时我有次跟学权会的同学去KTV,特地点了这首,林柏仪学长看了就很惊喜,笑得很兴奋。( R3 }% \6 L9 d) J
$ e3 m# t: q. I6 d& c8 |3 d( k
    第三段回到“我”的感想:“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曾在梦中是多么美好/如今我知道/一切都只是,唉!”语焉不详而耐人寻味,很少有歌词能这样把寓意放在语气词中。不过专辑中黄舒骏发出的声音比较接近轻蔑的“哼”而不是感慨的“唉”,这意思就差很多。当然,我们唱来,不同的想法,就会有不同的哼法。这一段的编曲和语调,皆有“急转直下”的功效,至副歌的“多少人不经思考不择手段争先恐后向前跑”两个长句,更把世相勾勒了出来。然而,他对这一切究竟有何见解?他不讲了。
7 c! L7 x: U2 Q' S* C3 P" q. G+ u6 V
许多社会背景是简短歌词讲不到的,这里补充一下:升学主义之下大多数人都要历经联考煎熬才能进入台大,不过,进来不容易,进来以后要混就很容易。于是,要继续用功、谈恋爱还是搞学运,都视乎个人自由。也不是没有人在传承“圣贤之道”,当年有些第一代的传奇老教授还在,但如果你不是立志存亡继绝的弟子,大学的主要气氛大概就还是“由你玩四年”(university的音译之转)和留学准备所、职业先修班,再加上“进步思想”与违禁书刊的巢穴吧(戒严时,侨生宿舍就是金庸武侠和左翼书籍的渊薮;大学附近的书店也常有无出版资讯的翻版书,我家就有这样的《顾维钧回忆录》和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1960-70年代有句顺口溜:“来来来,来台大;去去去,去美国”,反映当年学生在学术、经济和政治上的取向;如民国初年志在天下国家的也不是没有,并在保钓运动时爆发了高潮,然而之中也分左右、统独,围绕着“民主自由”的话语作各种诠释,各种各样的价值观和争论,都愈发远离上一代了。到党外运动以至解严之初,各种新陈代谢更是让人眼花缭乱的,谁都说得出那年有了那些、那年又发生了那些,但就没几人能理清这社会怎么就这样变过来了。
& s7 x0 K- v4 V0 s+ |0 @( h+ x4 \5 i2 M3 _5 b6 g
     若问“那你想怎样?”这首歌没有作答,只是重覆“坑坑洞洞”。相对于罗大佑要写出整个民族声情的雄心,黄舒骏没有那么执着,他的少年感怀是比较游离、轻细的。这样的人,即使也关心政治、社会运动,但他不会热血一冲就一头栽进什么运动里,而会保留他的疑惑,静观此中人群的情感流向,这样在那情境里就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将这格格不入的感觉谱出来,就有了这首〈椰林大道〉的情调。, {, h. |5 B* p) e( r3 l
1 }% v" K, G' t7 H/ O1 T2 t: o
在那好多同学都急着发出自己声音的年代,有志超越罗大佑的黄舒骏也是其中之一,然而他和罗大佑的差别在,当遇到沉重、复杂、难以解答的现象时,黄舒骏会比较轻巧地用叹息或揶揄带过,罗大佑则会持手术刀直插进去,定要弄出一套说法来,哪怕说不好或把自己弄乱,也要说(他的政论文章把这点表现得比歌词更明显,不过我目前只看过零星几篇,改天要去图书馆翻1991年的《东方日报》看他专栏)。这差异决定了他们会有不同的胜笔,也会有不同的败笔。〈椰林大道〉胜在举重若轻,败也在他太轻。如果你是一个比较有公民意识或士大夫责任感的人,你就不会同意黄舒骏轻蔑的“唉”,而或许会觉得,他诚然把台大光环底下和俗世也差不多的熙熙攘攘写了出来,但他并没有想去把自己做到更好,而是止于冷嘲,流于犬儒(cynical)了。. B  z1 m, P: S  l1 ^- Z
, W5 u, i% W! |% E  R. |' P6 F
当然,如果要求全责备,每个年代总有一些学问和社会意识都不缺的校友,毕业后默默耕耘或努力经营,逐渐在学界、政界、业界建立起影响力,如1991年野百合学运所催生的“学运世代”,至今仍在论辩其得意失意、得位失位间所呈现的当代史,也有不少人持续在课堂、讲座上召唤过去狂热犹存的余温;相对于此,〈椰林大道〉的意义与价值,就是它提供了一种证言,告诉我们说那些年的主流并非理想主义,词中革命与爱情只在两边,那中间的主流是什么呢?坑坑洞洞、熙熙攘攘、庸庸碌碌。
% n% D* X# U8 I$ }
- a4 O) c/ j3 S! S这并不是要否认边缘具有强劲的感染力,只是大多数人的愿望,毕竟还是毕业后找个好工作,安居乐业;能参与改变社会也很好,但主要还是把自家日子过好。这是生长在经济起飞、和平年代的青年之幸,也是革命家之不幸。: x- m' x2 E! t+ m4 H
! P) ]% y. S$ A; e1 ^- t0 p
所以,标题说〈椰林大道〉是二十世纪末的台大校歌,是我的看法,但我并不坚持。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让这首歌代表台大精神,其实我也不同意,但事实上就有许多人是这样混过去的,我也很混。所以如果你台大校友听了这首歌有些尴尬不喜,那就表示它正好可以代表相当一部份的台大,而且仍然可以。所以它还是会继续流传下去吧。
. y7 [$ w( s: {. ~; u' n5 D1 a
0 ^, [5 c+ [/ v- }2 ~而大学时曾参加三民主义研究社、觉民学会,也参加吉他比赛、网球社的黄舒骏,2000年后也就很少再有作品,而改当电视歌唱比赛评审了。2005年他还回锅台大读了个EMBA。纪录片导演、记者我学弟陈文政曾非常倾心于黄舒骏的歌曲,高三时还照其〈改变1995-〉填了一首〈改变1998-〉,2005年5月还去听了他一场讲座。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3-23 12:53 |显示全部帖子
九十年代民歌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3-28 17:50 |显示全部帖子
原来这首歌还是台大校歌,长见识了
A long, long time ago, I can still remember how that music used to make me smile

Archiver|碟碟不休网

GMT+8, 2019-6-16 09:30 , Processed in 0.047705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