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碟不休

 

 

搜索
碟碟不休 指点音乐论坛 聊斋志异 照相馆的故事
十五周年聚会通知碟碟不休微信群彼岸之声音乐典藏
查看: 6988|回复: 4
go

[原创] 照相馆的故事  

Rank: 1

发表于 2006-8-27 16:04 |显示全部帖子
恐怖的化身,往往代表着那个时代的不幸与痛苦。—笛翁


照相馆的故事


张雨帆的姐姐在锁阳市解放路兑了一家门市,开了一家照相馆。

说是照相馆,其实是照相馆兼书店。姐姐开始做的是图书销售生意,因为正版图书的生意不好做,又不能马上抛掉所发展的会员不管,所以,开了一家兼营图书的照相馆。

一进门,有一个一米多宽的窗廊,推开第二层门便是相馆营业厅兼化妆室。营业厅的左侧是个较宽敞的摄影棚;右侧,是原来作饭店时的厨房、厕所,原炉台的位置放置了一排书柜,里面摆放着出租、出售的图书。

喜欢看书的张雨帆,偶尔来到相馆看看,多半是钻到幽暗的右侧小屋,挑几本自己喜欢的图书,拿到营业厅的玻璃圆桌上翻看。

张雨帆第一次来到那间小屋,就感到一股阴冷的寒气直往身上钻。后来,听了姐姐的讲述才知道,是由于里面有鬼的缘故。

姐姐开的是儿童照相馆。几乎所有来到相馆的尚不会说话的婴儿,一进摄影棚便会大哭、大闹,抱出来就好,抱进去接着哭闹;大一点的孩子,也会有一些奇怪的举动,比如说能看到屋里到处是气球啦(实际上没有)什么的。生意自然非常惨淡。

姐姐为此找过一个“高人”。“高人”说:“相馆的左右侧房间都不干净。”后来,姐姐又求姨妈请来了清河大庙的茂深长老(参见《“油纸伞”、“艳遇”跋文》)。茂深长老进一步证实了那位“高人”的说法,他说:“摄影棚内藏仙,图书室内纳鬼,仙借鬼而高攀,实属罕见,这里大方不大,却是个四阴之地啊。”

茂深长老对姐姐说道:“你就不要在这里做下去了,那些小鬼有大仙压制你自然可以不去理它,关键是那个大仙,它是常(蛇)仙,有了一定的道行,我是制服不了它的。你们是带它走呢,还是让它继续留在这里?”

姐姐跟姐夫商量了一下后便说:“那就带走吧”。于是,长老为她们写了“常仙”的牌位。

她们恭恭敬敬地将大仙的牌位供奉在家里的一个小屋内。张雨帆去看过那个牌位。只见上联为:“在深山修身养性”;下联是:“进古洞大显神通”;横批:“有求必应”。正中有个本牌,上书:“常天霸之位”几个大字。

“常仙”是安顿了,但外兑门市的告示贴出去已近两个月了,就是无人问津。眼看租期即到,这大半年下来,岂不连本钱都折了?姐姐突然想到了那个“有求必应”的“常仙”,何不试试求它呢?

姐姐虔诚地供果、上香,又经那位“高人”指点,拿来一个空碗,里面加了些清水,然后在水中斜插了三根木制的筷子,最后,毕恭毕敬地将外兑门市的事儿跟“常仙”说了。姐姐的话刚说完,只见那插在水中的三根筷子陡然立了起来,足有二十分钟之久。

果真灵验。只差三天门市的租期就到了,先后有许多人前来兑房。姐姐终于将门市兑了出去,减少了经济损失……

几天后,张雨帆在原相馆门口见到了一个老者。他自称是相馆对面的更夫,姓黄。从他的嘴里,张雨帆知道了该门市过去的一件鲜为人知的事:

还是在文革期间,这个门市就是一家小相馆,当时的相馆负责人是个女同志。一天,来了一个老者要照相。在这位老头照完相刚要走的时候,女店长说是丢了十元钱(当时的十元钱的含金量还是很高的),怀疑是这个老头给偷走了,老头说自己是个知识分子,不会做出这种丢人的事情。可是女店长仍然认定是他偷了钱,并说出诸如“臭老九”、“孔乙己”等等许多损人的话,老头非常气愤地离开了相馆……

过了一段时间,女店长将此事差不多都已忘到脑后了……

一天下午,相馆就要打烊的时候,来了一个神秘的戴着口罩的老头,说要照相,让他摘掉口罩,他就是不摘,女老板便没有给他照。可是,接连几天,一到要打烊的时候,那个老头就来到相馆要求照相。

女店长有些害怕,就找到了当时的站前派出所报了案。那时的黄大爷作为民兵也在派出所里帮忙。民警说:“同志你不要怕,我们会保护你的,在无产阶级专政面前,他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让他把口罩拿掉。有什么异常你喊我们就是了。”

傍晚,老头果真又来了。还是带着口罩说要照相。这时民警和黄大爷他们就埋伏在旁边的屋子里。

不一会儿,便从摄影棚里传来了惨叫的声音。民警们闻讯冲进摄影棚。这时,只见女店长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已经死了,摄影师也昏了过去,而那个老头却不见了。

摄影师醒来后,已经有点儿神志不清的,不过还是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什么“是真的”、“是真的牛鬼蛇神”的话。

后来,冲洗出来的照片,解释了摄影师那些让人费解的话。那口罩里罩着的是从那个老头嘴里吐出的长长的—舌头。

原来,那个老头就是那天被怀疑是偷钱的老者。据说是个刚刚被解放的右派。受了羞辱之后,竟然想不开上吊自杀了。

黄大爷讲完这段故事,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好了,照相馆的故事笛翁就讲到这儿吧。下面说点后话。

后来,张雨帆姐姐的相馆被改成了一家妇幼用品商店,生意很糟。一次老板晚上没走就住在了店里。他说当晚隐约听到店里有含糊不清的奇怪的声音,像是争吵,又像是哭泣。更为奇怪的是,他亲眼看见一只黄鼠狼戴着店里的童帽,从他的身边跑了过去。他说:“这个门市啊,绝对是个‘是非’之地。要不是自己八字命硬,早就被它们给整死了。”没办法,他最后的选择还是甩卖、外兑。

几经转变,现在,那个门市变成了一家水果超市,尚未听到异常的传闻。
1

查看全部评分

  • 穆伊

Rank: 1

发表于 2006-8-31 17:55 |显示全部帖子
这篇很好,感觉很真实的。

发表于 2006-9-14 19:48 |显示全部帖子
说这故事的黄大爷是....

发表于 2007-3-6 17:58 |显示全部帖子

是不是黄鼠狼

这黄大爷是不是黄鼠狼?那个戴童帽的?
正在减肥的加菲
^@^

Rank: 1

发表于 2007-3-7 16:53 |显示全部帖子
呵呵,正所谓是无巧不成书啊,可以这样想象。

Archiver|碟碟不休网

GMT+8, 2019-1-21 04:14 , Processed in 0.044159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