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碟不休

 

 

搜索
碟碟不休 指点音乐论坛 唱片资料 滚石唱片30年:时间荡涤,留下一块滚石
十五周年聚会通知碟碟不休微信群彼岸之声音乐典藏
查看: 4913|回复: 17
go

[推荐] 滚石唱片30年:时间荡涤,留下一块滚石  

Rank: 8Rank: 8

资源贡献

发表于 2010-6-23 10:36 |显示全部帖子

滚石唱片自1980年创立,到2010已经30年。


游客,如果你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 本帖最后由 旧歌心拾 于 2010-6-23 10:45 编辑 ]
我是一只小小鸟

Rank: 8Rank: 8

资源贡献

发表于 2010-6-23 10:36 |显示全部帖子
1981——1985  你是未来的主人翁

罗大佑《未来的主人翁》

        随着1976年在台湾兴起的民歌运动逐渐演化成风花雪月的校园歌曲,加之民歌运动中的一些重要旗手包括胡德夫、杨祖珺、侯德健、李建复等人纷纷走出不同的生活轨迹,轰轰烈烈的民歌运动归于平淡。滚石唱片就是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下由段钟沂、段钟潭先生两兄弟于1981年正式成立。
        滚石草创的这头5年之间发片量其实并不多,却一举奠定了它特有的音乐品味,俨然一家颇有趣味性的独立小公司。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罗大佑的一鸣惊人,罗大佑某种意义上是滚石的一个意外之喜。实际严格说来,罗大佑的前两张唱片基本可以说是他的独立制作,大部分作品的录制甚至是在日本完成的,滚石作为一个新兴的唱片公司非常有勇气地接下了罗大佑唱片的发行和宣传。罗大佑以当时尚嫌“重口味”的偏向摇滚乐的曲风,再加上犀利的歌词创作了大量社会性议题的歌曲,这在中文流行歌曲的历史上是颠覆性的。罗大佑的歌曲内容集中描摹了台湾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大众心态,这使得罗大佑一举成为当时的叛逆先锋和时代代言人,而首张专辑的标题曲目“之乎者也”也用“风花雪月之,哗啦啦啦乎,所谓民歌者,不过如是也”这样的字句为整个民歌运动敲响了丧钟。
        其次,滚石挖掘了被大陆评论很少涉及的潘越云(其实滚石的前10年某种意义上就是阿潘的10年),在截止1985年的头5年里,潘越云在滚石一共出版了五张个人专辑,两张合辑。以《天天天蓝》为代表,潘越云的音乐作品实际上呈现的就是后民歌时代台湾流行音乐的新形式,人文性的歌词(刻意找来很多文学界的人士操刀)、概念化的专辑主题设置,加上优美的旋律和西化的编曲模式,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民歌时期吉他弹唱的表现形式,这也打造了台湾80年代主流流行音乐的基本雏形。
        同一时期,张艾嘉在滚石发表了《童年》和《忙与盲》两张作品。张艾嘉当时有着文艺青年的偶像以及罗大佑女友的双重身份,这令这两张专辑为大众提供了一个女孩到女人在都市化进程中心路历程的记录样本,使主题性的企划作业成功地运用到唱片制作、推广之中。作为民歌运动中的一朵奇葩,艺术歌曲代表的齐豫也加盟滚石出版了两张专辑,前一张是依旧和艺术歌曲大师李泰祥合作、以现当代诗歌改编的《有一个人》,后一张则是由三毛发想的概念专辑,由王新莲制作、与潘越云合作的《回声》。值得一提的是,《回声》是滚石的第一张CD出版物。
        总结来看,滚石的前5年,通过罗大佑、潘越云、张艾嘉和齐豫专辑的出版,树立了后民歌时代的两种流行歌曲样本:一种是罗大佑式的Singer-songwriter,也就是所谓创作型歌手路线,另一种则是带有艺术性的新流行歌曲样式。前者将一直贯穿滚石的30年,成为滚石引以为傲的标志性产品,而后者则是台湾流行歌曲成熟前的雏形,日后将经李宗盛之手发挥到极致。
我是一只小小鸟

Rank: 8Rank: 8

资源贡献

发表于 2010-6-23 10:37 |显示全部帖子
1986——1994  你是生命中的精灵

  

李宗盛《生命中的精灵》

        这一阶段,应该说是台湾流行音乐最最美好的日子,也是滚石在台湾迅速成长并成为两大唱片公司之一的时间段。在不断求新求变的策略调整下,滚石奠定了它的江湖地位,“滚石不生苔”、“一直最用心,永远最好听”、“滚石爱你,矢志不渝”这样的宣传口号透过它的作品实践,让滚石和好音乐迅速画上了等号,以后大家对滚石的口碑实际也大多由这一阶段的滚石作品所留下。
         1986年对滚石而言,正经历着痛苦的变局。故事还是要回到1983年,滚石的元老吴楚楚、彭国华先生决定离开滚石,另组飞碟唱片。飞碟不仅签下了苏芮、蔡琴、黄莺莺这样唱将级别的歌手并迅速占领市场,更要命的是还带走了当时制作界无出其右的大师级人物陈志远,而李寿全成立工作室后也被挖到了飞碟,同时罗大佑也因为种种原因离开台湾远赴美国。为了应对制作群的匮乏,滚石不得不开始提携新的音乐人,其中最知名的应该就是李宗盛了。其他的挖掘渠道,一则得益于水晶唱片组织的“台北新音乐节”和当时还在举办的“大学城创作歌谣比赛”的新人涌现,其中就包括了黄韵玲、纪宏仁、赵传、张洪量及至后来的陈明章、伍佰等;其二是滚石透过当时小型唱片公司和音乐工作室的整合网罗音乐人才,包括马兆骏、沈光远、罗宏武、陈升、小虫、齐秦和后来的李正帆、郭子等。使滚石在市场上树立了“实力派”的形象。
         这一时期的滚石有三条明显的主线。
         一是在市场上和飞碟的缠斗。当时的格局是两家已经成为对打的唱片公司,在制作人才、歌手、唱片版权上都有点水火不容的味道,总体上两家出版的唱片给人的印象是“实力派”和“偶像派”之争。现在回头看,这种竞争实际是非常良性的,也因此迎来了台湾流行音乐最好的丰收季节。滚石和飞碟的缠斗是有很多趣事可以说说的。唱片版权事件包括:蔡琴原唱的“油麻菜籽”因为版权问题无法收录在作者李宗盛的专辑之中;李寿全的EP和专辑由两家唱片公司分别发行;崔健首张专辑的台湾发行权之争等等。市场对打事件则包括大家熟知的拿陈升对抗王杰、拿滚石小子对抗小虎队等等。两家互挖签约歌手更是家常便饭,最疯狂的举动当属两家互挖台柱潘越云和黄莺莺,1992两人分别成立越石音乐工作室和翠禧音乐工作室,却出人意料地互换了东家,引人侧目。只不过好像这两家都不会包装对方的旗手,两位在新公司都有点水土不服。以当时的商业成绩看,滚石基本上没赢过飞碟,而且基本上属于后手,只有一仗滚石算是赢得漂亮,那就是罗致香港的“过江龙”来台发展国语唱片事业。在当时飞碟已经经由其对应代理公司华纳开始和香港华纳合作的情况下,滚石还成功挖到了后者的一些香港歌手、乐队,包括杜德伟和Beyond等到旗下。由于没有代理公司的对应制约,滚石还放开手脚网罗各公司体系的香港歌手到台湾发展,香港华星体系的梅艳芳和林忆莲、还有飞图体系的黄凯芹等全都在滚石发片。
        二是这一时期可以被看做滚石历史上的“大李宗盛时代”,这一时代以1986年李宗盛出版第一张个人专辑《生命中的精灵》为开始,到1994年他暂别乐坛开始他的第二段婚姻生活并出版《不舍》画上句点。李宗盛作为滚石的头牌制作人,凭着自身的刻苦和企划部门对歌手、受众市场的精准包装和定位制作了一批至今仍可视为经典的专辑,到后期甚至有点“点石成金”的味道。这其中包括潘越云的《旧爱新欢》(1986)、陈淑桦《跟你说听你说》(1989)、赵传《我是一只小小鸟》(1990)、娃娃《大雨》(1991)、张艾嘉《爱的代价》(1992)、林忆莲《不必在乎我是谁》(1993)、辛晓琪《领悟》(1994)等,而这些专辑当中更满载一大批李宗盛创作的经典歌曲,至今令人耳熟能详,在此不一一复述。李宗盛的创作传承了民歌运动一以贯之的人文关怀,以都市爱情体裁为主线,用口语化的歌词和精到的词曲咬合,加上朗朗上口的旋律,在台湾流行音乐的巅峰上树立起了一个高企的标杆。
        三是这一阶段,特别是1991年滚石10周年之后,段钟潭先生为拓展台湾流行音乐的不同面向和扩展市场,积极鼓励滚石旗下成立不同个性的子厂牌和音乐工作室,成为旗下拥有子厂牌和音乐工作室最多的时期。正是这些子厂牌和音乐工作室令到滚石能够提供各种个性化音乐和包装手法的可能性,可以说滚石正是因此而茁壮成长。滚石的知名的子厂牌包括音乐田、巨石、真言社以及向大陆市场试水的魔岩文化等。各制作人则是人人成立工作室,像罗大佑的音乐工厂、沈光远和罗宏武的友善的狗、陈升的新乐园、小虫的王者之剑、周华健的摆渡人、赵传的音乐殿堂、张洪量的解析音乐等。在工作室林立的状况下,滚石旗下的女歌手甚至奢侈到可以在罗大佑、李宗盛、陈升、小虫四大制作人为班底的制作部底下滚动制作专辑。至于子厂牌众多,也使滚石可以把部分子厂牌植入其在台湾代理的一些国际知名音乐厂牌诸如EMI、BMG、波丽佳音等里面,以便寻求新的市场可能性,巨石、真言社、友善的狗就是这时期的范例。波丽佳音和滚石的合资时期,更是推出了90年代初台湾新一代的年轻代言人林强的重要作品《向前走》,也尝试性地将伍佰、朱约信、罗百吉这些代表音乐新世代的新声音推向市场,让受众听到和接受。
         此时的滚石,总结起来,在外部环境上恰逢台湾经济最好的阶段,加之1988年的“解严”带来的文化和思想上的开放,在制作体系上不断挖掘新人和不同的可能性,以及行业内良性竞争不断启发带来的对唱片选歌、制作、包装、行销的精益求精,滚石在主流市场上拥有陈淑桦、周华健这样的票房保障,挖掘了林强这样的新世代代言人。Singer-songwriter形式出现的歌手像罗大佑、李宗盛、陈升、张洪量、赵传、齐秦、黄韵玲、黄品源等也不断发表个人的专辑作品。
         滚石向外拓展市场的脚步也显得比较顺利,在香港由罗大佑牵头的音乐工厂,以出版音乐工厂“东方之珠”系列合辑的方式使香港市场对滚石的品牌和歌手产生认知,并以《皇后大道东》、《原乡》、《首都》这三张一系列的“中国三部曲”使整个香港为之侧目。同时期滚石还制作了不少香港歌手的专辑和单曲,最为成功的当属为当时刚解散的达明一派中的黄耀明制作的《信望爱》和《借借你的爱》专辑。而以张培仁、贾敏恕牵头的魔岩文化则向中国大陆进军,整合两岸三地的资源陆续出版了中国火合辑、唐朝、黑豹乐队、艾敬、窦唯、张楚、何勇的个人专辑,更在1994年让大陆市场见识了唱片工业体制运行的魔力,成功推广了“新音乐的春天”,为整个大陆流行音乐铺就了前进的路轨。滚石还应对当时大陆音像出版法规,以“准代理制”的形式,和以“上海声像”、“上海音像”及“中唱上海”(当时有“三驾马车”之称)为代表的大陆音像出版机构合作,在大陆引进发行大量滚石的专辑。一时间,圆形黄色的“滚石授权,原版引进”的贴纸成为大陆音乐消费者百分之百信心的品牌保证,滚石因此在大陆获得商业和文化的双重成功,同时,大陆的整个当代唱片工业也是在滚石的这个模式上建立起来的。不夸张地说,是滚石创立了大陆的当代流行音乐工业,并影响和改变了整个大陆的音乐形态。

[ 本帖最后由 旧歌心拾 于 2010-6-23 10:39 编辑 ]
我是一只小小鸟

Rank: 8Rank: 8

资源贡献

发表于 2010-6-23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1995——1999  你向前冲,你到处乱走,你总是心太软

徐怀钰《向前冲》

任贤齐《心太软》

刘若英《到处乱走》

         这个阶段的滚石开始向一家以台湾为基地的国际化公司成长,当然,这也是滚石因应当时台湾本土唱片公司纷纷被国际五大唱片公司收购而采取的新策略。标志性的事件有三件。一是1995年滚石戏剧性地失去了其在台湾最大的对手——飞碟唱片。国际五大唱片公司之一的华纳唱片,由一开始的和飞碟合作、收购股份,演进为全面收购,在飞碟被全部收购并成为华纳台湾之后,原飞碟的彭国华先生更是在这一年和原可登唱片的陈复明先生等人一起新组了丰华唱片,并带走了原来飞碟大部分的制作团队和歌手资源。滚石则选择了和飞碟相反的道路——扩张。滚石在维京群岛注册了离岸公司,以此为国际公司的基础,陆续在各东亚东南亚国家和地区成立分公司,足迹遍布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韩国、日本和香港等地,拓展新的音乐市场和挖掘当地的音乐人才。二是张国荣在1995年重回乐坛并高调加盟滚石,昭示着滚石意图扩张,并着意包装泛华人圈歌手的雄心。三是魔岩文化从大陆撤出,在整合一年后,于1996年在台湾注册成新的“魔岩唱片股份有限公司”。魔岩撤出大陆的原因至今没有比较官方的确切说法,大众只能从公司策略、财务预算、人事关系等一些方面做一些推想。但从最初张培仁先生的规划看,已经有了分别以北京和上海为中心的“中国火”、“中国海”两大分支厂牌,企图心是相当强烈的,甚至可以说就是设想中的滚石中国的雏形。对大陆而言,魔岩的撤离使我们在已经初步达到某种音乐文化高度的时刻,失去了一次音乐文化复兴甚至走向巅峰的最好时机。魔岩回台湾之后致力于台湾本土另类音乐和在地民间音乐的开发,并引领了新世代的音乐文化潮流。
         滚石此时已俨然具备一家跨国大公司的雏形,以各地分公司为基础,以台湾为核心发展其主流业务,相对的非主流音乐体系则交给魔岩这个子公司完成。滚石也开始制作和发掘新的歌手,不过,滚石在商业上的敏锐度和在理想性的平衡上多多少少出现了问题。在母公司,刘若英和任贤齐的走红都有些无心插柳的味道,前者若不是意外获得亚太影展影后,可能连发片的机会都没有,后者的走红歌曲“心太软”则干脆是从大陆红回台湾去的。滚石在各地的分公司也成功制作包装出了一些不错的歌手,包括香港的莫文蔚、马来西亚的无印良品等都是正面的例子。相比起滚石母公司,倒是魔岩这个子公司给人留下更深的印象,陆续成功制作了伍佰、张震岳、陈绮贞、杨乃文这些在台湾有些异类的歌手,并获得新世代和一定范围的市场认可。这个时期滚石旗下的另一个堪称另类的子公司——风云唱片也令人惊艳,它将很多国外另类独立厂牌和功能性唱片小厂如4AD、Silva Screen以及All Saints等等的专辑代理到台湾,为过去只熟知西洋情歌的普通台湾听众拓展了更广阔的音乐视野。不仅如此,因为风云对这些国外独立厂牌的代理,使得滚石在日本和东南亚的分公司也取得了这些厂牌在各自市场相对应的代理权,为滚石在海外市场形象的建立和地位的巩固立下汗马功劳。
         滚石此时的海外拓展中还做过两件足以留作纪念的事,只是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滚石再次显得举棋不定。一是滚石香港在94年12月和香港商业二台合作举办“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这个引发全港震动的演唱会,加上“中国火”系列在香港的推广,成为了催生香港97回归前最后一个理想主义音乐潮流的“豁达音乐革命计划”的导火线之一。当“豁达音乐革命计划”的推进遇到了商业化的难题时,滚石香港则不计市场得失,将诸如DIY MUSIC、SOUND FACTORY等等独立音乐公司的难产计划一一接手,发行了一系列香港地下乐队的作品,成为“豁达”的旗手之一。当然由于各种因素,“豁达”最后也只能草草收场,某种程度上说有点类似“中国火”的命运。二是通过滚石韩国将韩国式的流行音乐样式介绍进入台湾,先是把旗下头号玉女代言人苏慧伦透过《柠檬树》、《鸭子》和《傻瓜》包装成了新新人类,然后又以韩式音乐风味成功包装制作出了徐怀钰这个“X世代”代言人,使滚石终于攻克低龄化偶像市场,并取得商业意义上的巨大成功。只是成功过后,两者2001年的专辑又出现了企划路线上的摇摆,结果惨被强势杀到的R&B风潮吹得无影无踪。
         这一阶段结束的标志性事件应该是五月天和梁静茹1999年中在滚石的发片,谁也预想不到,几年后,他们成了滚石最后的压箱宝。当新的音乐世代来临,盛极而衰的滚石几乎在一夜间就输掉了一切,成为折翅的飞翔者。
我是一只小小鸟

Rank: 8Rank: 8

资源贡献

发表于 2010-6-23 10:41 |显示全部帖子
2000年至今  你是神的孩子,还在跳舞

五月天《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网络下载的普及和Ipod的上市,永远改变了音乐工业的样貌。自上世纪末开始,全球的音乐工业开始急剧萎缩,直到现在整个产业也没有找到新的盈利模式,滚石也逃脱不了这个大环境的魔咒。但滚石毕竟是比较早感知到市场变化的公司之一,1999年滚石即开始调整经营策略并开始新的市场布局,甚至勇敢地投资网络公司。可惜再怎么壮士断腕般的转型也挡不住一连串潜伏的危机,滚石仍然不可逆转地陷入了急速萎缩的状态。
        首先滚石是当时少数仍旧以独立公司的姿态挑战国际唱片公司的音乐经营者,在和准备被并购的本土唱片公司以及国际唱片公司的竞争中消耗了大量行销和广告成本。其次是在大陆和香港的投石问路都以比较非主流的音乐形态为先导,在还未得到培育成果时又调整策略,也消耗了大量资源。海外公司的扩张战线更是拉得过长,以台湾本土为核心的业务体系也让它在收入上不可能有明显的增长。而且细数1995年到2000年之间滚石成功上位的歌手,虽有市场但已经不能独步天下;在商业扩张的过程中,公司原有的“实力派”、“人文性”的音乐形象也被打破,偏偏赢得市场口碑的魔岩体系歌手又被压缩在有限的预算空间之内。网络泡沫和唱片市场的迅速崩溃像滚雪球一样侵蚀了滚石的财务状况,于是滚石必须首先回头拯救自身的财务形势,其直接结果就是2001年滚石香港和魔岩唱片相继匆忙结业。国际公司不仅逐步收回了滚石在台湾的代理权,还乘机向滚石旗下的艺人挖角,等到滚石一番整顿准备再战江湖时,却赫然发现旗下歌手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2000年周杰伦的横空出世,改变了台湾主流音乐的样貌,全台湾都在R&B的时代,滚石却完全地置身世外。其实滚石却是华语乐坛较早开发R&B类型音乐的先行者。早在1991年前后,小虫就假自己的个人专辑和与杜德伟的合作出版了一系列中文R&B音乐作品。1995年,更是有《淑桦盛开》这样一张惊艳的作品,其中更是最早使用了陶喆的音乐作品。这些点滴,回顾起来真是叫人不胜唏嘘。
         好赖不赖滚石在自己比较熟悉和擅长的领域打造了一个新世纪的“亚洲天团”五月天,一个“平民天后”梁静茹,靠着这两组人马的上位继续坚持着。滚石在收编海外公司的同时,决定重回大陆这个最大的潜在市场,分别在北京和上海设立合资公司。在这一轮调整中,魔岩的结业在现在看来或许又是一个错误,应对着唱片市场的崩毁,唱片工业正奇妙地演化成小众性的个性化市场。03、04年间,台湾“独立音乐”风景登场,但其中不论是陈绮贞还是陈珊妮,角头音乐还是林暐哲音乐社,哪一个都和魔岩脱不了干系,滚石却又没能等到收获的时刻,真不知道滚石心中是个什么凄凉况味!
        2003年,以台湾影评人翁建伟写给滚石的一封信为发端,引致滚石高层和老臣的接连护主回信,一时造成对于滚石过往路线、未来命运的争议和思辨热潮。这一事件不但以一种较为激烈的方式将台湾乃至整个华人社会对滚石那份切肤的爱恨情仇全部挑明,更把造成滚石旧日辉煌与当下颓势的前因后果悉数摊开,滚石因此成为华语流行音乐产业所有好坏的样本和靶心,同时也似乎预示着,滚石,可能再也不是、也不会再是原来的那颗滚石。
        争议之下,再走一程依旧是蜀道艰难。2006年五月天和滚石当时的策略长陈勇志一起成立“相信音乐”,一并签下了梁静茹和品冠等歌手。“相信音乐”只将其发行权交给滚石,这也宣告了滚石正式退出一线唱片公司行列,沦为只有发行权的公司。后续我们所闻的,更只是一连串的坏消息,诸如滚石裁撤企划部门、将唱片发行权交付环球,还有就是伴随而来的被收购的传言。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整整30年,滚石又重回了当初那个每年新发片量很少的独立时代。说起来这也不一定是什么坏事,这不,滚石又开始发行像陈小霞、李欣芸、李正帆这样的Singer-songwriter的作品了,又如陈升,作为一个异类,他老而弥坚,作品也越发的自由挥洒了。如今滚石手里最大的资源其实应该是它30年积累下来的唱片版权,于是这两年我们看到的滚石出版目录里精选很多,复刻不少,所以滚石成了一个这样的古怪公司:手握大量的华语专辑和歌曲的版权,却同时是个小型的独立唱片公司。别说滚石不想重振昔日雄风,纵贯线的全球巡演才刚刚落幕,赚得也确实不少。只是滚石,难道你比我们还要怀旧?
        09年底传来了大陆的选秀歌手李宇春和郁可唯签约滚石的消息,虽然在这几年的选秀歌手签约方面滚石又落在了后面,但在包装新人方面毕竟走出了新一步的尝试。但李宇春签的是海外片约,郁可唯签的仅仅是唱片约而不含经纪约,滚石和她们大陆公司的磨合依旧是个问题。同时滚石目前缺乏一个完整、坚强的制作、企划团队也是一个缺陷。但毕竟滚石迈出了新步伐,希望能带给我们一些新的惊喜!
        目前来看,滚石最重心的业务实际放在“滚石移动”的经营和布局上,利用其30年来积累的音乐资源投身数字音乐领域,迎接大3G时代的来临,争取寻求新的音乐盈利模式和行销管道。仅以当下而言,滚石移动不仅获得了大量风投,营收部分也蒸蒸日上。在这一领域,滚石暂时没有再落伍。
我是一只小小鸟

Rank: 8Rank: 8

资源贡献

发表于 2010-6-23 10:41 |显示全部帖子
老兵不死 音乐万岁

         以上笔者以自己的眼光回顾了滚石唱片这风雨兼程的30年,和大家一起交流、分享。回顾滚石唱片这样一个样本,也等于回顾了台湾流行音乐30年里许许多多的光荣和梦想、遗憾和失落。你可以说滚石像它的名字一样太顽固,在时代的高峰中明明可以获利离场,但它没那样做,在行业的低谷中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它却依旧苦苦坚持。也许就是因为它的不同,它的坚持,它的超前,它的人文气质,它的理想性,才让它是一块滚石,一块不生苔的滚石。

        你我都记得“最近比较烦”里那段有点调侃的歌词,“我问老段说怎么办?他说基本上这个很难!”可是在最近一届的金曲奖上,当段钟潭先生获颁特别贡献奖时,虽然他没有什么特别的获奖感言,却举起了两条横幅:“老兵不死!” 、“音乐万岁!”,虽然显得有点迟暮和悲壮,但这个场景,终究还是带给人希望!让人觉得,滚石,继续还是那个诚恳、勇敢、傻乎乎的滚石!

        是的,对于喜欢音乐的你我而言,有这样一句话就足以代表爱滚石的理由了,“音乐万岁”!(实习生 毕思聪)
我是一只小小鸟

Rank: 4

发表于 2010-6-23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1995年以后基本就只出乐色了---
你我是何等熟悉而陌生
生逢同时
就省去所有交言或照面吧 -----让我与你做感觉之约

Rank: 4

发表于 2010-6-23 12:57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楼主 旧歌心拾 的帖子

本人还是喜欢以前滚石出的唱片,现在的基本不买,

Rank: 1

发表于 2010-7-17 11:49 |显示全部帖子
不错的资料贴 慢慢学习
Θ一枝红艳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花非花︵雾非雾︵朦朦胧胧才是美︵平平淡淡才是真Θ

Rank: 1

发表于 2011-7-20 11:33 |显示全部帖子
非常不错的评论,看后很有感触。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7-20 12:50 |显示全部帖子
买了滚石全纪录这本书,尽管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但还是买了。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7-24 08:50 |显示全部帖子
华语乐坛 滚石唱片给我们带来很多感动

Rank: 1

发表于 2011-10-23 22:03 |显示全部帖子
这是从某个网站copy过来的吧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3-4 20:29 |显示全部帖子
刚买了滚石30年的唱片介绍那本书

Rank: 1

发表于 2014-5-15 10:49 |显示全部帖子
个人感觉滚石从实力转为更加商业了

Rank: 1

发表于 2017-4-7 00:49 |显示全部帖子
隐藏了一块什么样的滚石?

Rank: 4

发表于 2017-7-21 08:11 |显示全部帖子
心中滚石,不灭的音乐。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8-8 13:34 |显示全部帖子
论坛现在人气不旺了

Archiver|碟碟不休网

GMT+8, 2017-10-21 11:45 , Processed in 0.13569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