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碟不休

 

 

搜索
碟碟不休 指点音乐论坛 鬼迷心窍 【惊悚 长篇 沈醉天作品】女生寝室4 玉魂(已完結)
十五周年聚会通知碟碟不休微信群彼岸之声音乐典藏
楼主: michelle
go

[转贴] 【惊悚 长篇 沈醉天作品】女生寝室4 玉魂(已完結)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2-18 23:36 |显示全部帖子
65、; m2 r. a  O, n0 ?
  * R# A" }+ V5 ?, T5 c
   章校长眉间微痒,心中一惊,疾步后退。8 T$ u: S! S( J6 p( T
  
( q8 f' Z1 K# m" L   “你干什么?!”8 q7 _8 H% Y, @0 a& P
  
! N* A' M5 }0 H5 F3 N   秦雪曼笑嘻嘻道:“我什么也没做。中午吃饭时,牙齿中间卡了一根鱼骨头,刚才被我吐掉了。”/ N5 J, r" P: w9 L! Z
  , D4 S0 z( ^6 k7 y* e6 t* Y1 Y
   “鱼骨头?”章校长伸手去摸眉心,手指间有一点血迹。. w) f5 [9 g  u  w
  : }7 r1 M  X; B1 u) W5 d. ]2 K' I
   “鱼骨头怎么会刺出血来?难道……”章校长摇摇头,“不可能的,你小小年纪,不可能会有那早已失传的东西。”! a  n0 O- B! y  P. G
  
0 S/ j# ?' w+ f2 F   秦雪曼微微一笑:“你既然知道七星夺魂阵,不会不知道射影勾魂针吧?”1 w+ _1 K5 b1 M4 b$ [9 J( ^0 C
  
5 }3 j0 I4 f2 l6 z/ Z2 H& e   章校长冷“哼”一声:“射影勾魂针只有月神才有,又不是你们秦家的,你用不着拿它来吓我。”
+ r& |& o+ \5 B+ `  
! x& Y. s; Y7 ]) `4 K  f   “唉,你怎么这么笨?我刚才不是说了,月神其实是被我曾祖害死的。她手上的射影勾魂针自然也被我曾祖顺带拿来用了。”
& ?- l9 }( z. S% u, S/ Z$ v  5 Q  a1 \( f" r: S
   章校长脸色微变,怒喝道:“解药!”
# @6 p" f$ @9 o4 X3 G  3 D0 |6 k7 M) P4 n
   “抱歉,解药刚才被我吞下去了。”
4 B( r  B4 X  ]  j" @; I  " [$ ?+ X* I+ s  [6 Z
   原来,射影勾魂针是随着解药藏在牙缝中,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能用。因为射影勾魂针带有剧毒,使用时必须服用解药,被射中的人无药可解。2 D2 b2 |; f3 J2 S
  + G: `; m' x3 y9 t! [
   章校长皱着眉头怒吼一声,射影勾魂针被他挤了出来,掉在地上,特别细小,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7 [# P4 g& a5 g6 `0 A7 g5 b
  % r- I4 F5 o3 m1 }
   他再聪明,也想不到,被绑住的秦雪曼竟然还有这么一招撒手锏。* N8 q) ~+ n; A, R: m; P0 L
  ) A( k, t4 w! g" E3 N  ~/ _
   然而,厄运并没有结束。
% s" S+ n. x1 A* G9 I7 q, [  1 q' {& F8 g0 j7 h( k7 o. v% Q  K
   他的身后,有剑光惊现!
. q- e& I5 c- l2 X  
% q3 d1 j" E8 o1 C1 \   宛如一道气冲斗牛的白虹般
+ u# q* [( @6 q% O' c. r  . h* N5 \3 l4 J& M6 v; I- ]* {
   章校长年龄虽大,动作却很迅捷。他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般,没有回头,而是顺着剑气向前腾挪了几步,等到方振衣招式用尽后才转身。# x9 Z% r1 @) u# w# X+ z
  4 D; n/ e8 G' r$ }/ ~% k
   “方振衣,你也背叛我!”章校长怒不可遏,原本红光满面的脸突然间变得铁青,满头的银发坚硬起来,无风自舞,眼睛死死地盯着方振衣。: O' Z" K# F& b
  
* Y( {% ]+ m1 h6 X' h& j   章校长的眼睛,露出可怕的淡淡青光,似乎比宝剑还要锋利,刺得方振衣都睁不开眼睛。7 x- n7 J7 c* U5 T. m- _
  
1 P  b7 f( H4 [/ @   方振衣忍住疼痛,闭上眼睛,双手握剑,凭着记忆再度挥向章校长。
4 P9 m( F( J  }. ?& U- q) }  8 J+ `6 ]9 X$ H- e
   可是,这次,他的攻击没一点效果。
: ]+ W! b3 i5 c$ o/ ]4 K  
5 i2 R0 I- o5 l4 ?4 v; r   他的双手,似乎被另一双无形的手所握住了,根本就没办法正确挥剑。' c) z7 g7 ]! q" ?- F+ g
  
8 }/ e; W3 q  c) k$ u   不仅仅是手,他整个人,都被无数道看不见的绳索所绑缚,无力挣扎。; Z! E/ s! B' V4 o
  
7 Z) [) A5 @5 W1 d, c   脑袋里面仿佛爬着成千上万只蚂蚁,疼痛欲裂。耳旁全是非常难听的噪声,刺激着他的神经,他随时都可能昏厥过去。
% r8 Z4 X( {0 h, B# ~! F  
( H- C7 g) p2 J- g: h   “当”的一声,镇火宝剑掉落在地。
8 t3 [5 \& K7 |6 F  - ?) a. L- O8 z$ i+ N$ L. {
   方振衣竟然连剑都拿不住了。4 h  r# _2 i0 {4 j
  & c5 h3 C1 n9 X0 H) \5 O/ [
   章校长脸上露出残忍狠毒的笑意。
6 I+ S4 v! j7 a$ F; U1 C  ! s9 {( W( F: V
   所有的祭司都要凭借道具,或者近身,才能影响别人的精神力。可身为月神守望者的他,只需要站在那里,集中精神,就可以用念力去控制对方。& c) z, b5 l6 G* Y
  
7 R, ~0 O; i& ~9 W   每个人身上都有磁场,都会产生脑电波。7 O6 j/ z2 O: y# {
  9 D6 C, F/ G* e3 \1 `0 {3 a  h
   有专家估计,普通人只是利用了大脑4%左右的能力,天才如爱因斯坦,也只用了10%左右。月神守望者修炼的是激发大脑的潜能,利用自身的磁场和脑电波去干扰和控制别人。) G& J* A6 \+ i- t: H- y
  ' I# u: S- w, ~
   方振衣虽然自小在佛门修行,身体机能强于常人,却也抗拒不了章校长的脑电波干扰。事实上,人的所有行动,都是通过神经中枢下达命令的,如果神经中枢出了问题,人的身体就会如中风般瘫痪。; G) \0 n) b- E4 E
  
: t0 b2 l! ~( G9 x" O1 V2 Z   不仅是方振衣,不是攻击目标的众人都感到一阵恶心烦躁,头昏脑胀。秦雪曼、吴小倩还好,毕竟修行过摄魂术和蛊术,抵抗力强些。苏雅、程灵寒、柳雪怡、凌雁玉、沈轻裳则痛不欲生,大脑里仿佛有把锯子一样,锯来锯去。9 `2 }9 q( k! H
  
# W, R& o- z: q* b   方振衣见情况紧急,勉强摄住心神,俯身捡起镇火宝剑,脚却歪歪斜斜,竟然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上。
' g1 R& y6 `4 f3 ~' E+ |9 B  * z+ {5 K# n. v* e1 r  X) z
   “去死吧!”章校长狂笑,眼睛里绿光闪烁,仿佛恶狼一般。2 t3 ~" j. y/ Q& F$ d0 r) z# p' [
  
$ S  R6 d  _7 P: ?- s   剑在手,却不是挥向章校长,而是慢慢凑近方振衣的喉咙。) M; g0 p" ^4 |' E9 Q. f
  ' r. H. r+ v  d
   方振衣竭力抵抗,握剑的手不断颤抖。然而,他终究抗拒不了章校长对他脑磁场的控制,宝剑在他的脖间划出一道伤口。
- C- {3 q7 D9 P8 p  
) z7 w" K7 n! d+ n   痛,微微地痛。
8 X4 n: m2 B! C% W2 L  ; x  }# C, n8 v0 e' t
   方振衣借着痛感神志略清,慢腾腾地站了起来。: b2 X0 D1 \% q, [( C

  c  Q' p, L( Q1 u; e" ~  z8 y9 ]痛感,原本就是人类保护自身的有效方式。
& d; ]% m: L" E& d) u2 ]* A) W8 P2 f  7 u& b) z! H# M4 h7 I
   章校长摇头道:“方振衣,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那么倔犟,不服输。”
" v0 n1 m$ i! o5 {( i  & k' _$ q" [0 S# S6 W& A4 u8 ^
   方振衣惨笑,艰难地举起手中宝剑。9 |6 Z% x' G2 b
  
7 {/ s% r  u, ?" m3 ^0 [4 O) T2 e   这时,月神殿里突然响起了一声悲怆的古琴曲,极其慷慨激昂,隐有矛戈纵横之声,杀气凛然。( m& \2 U( b6 O9 |$ G, ?7 b& M
  4 u% r, |+ J( Z" p% C- S
   章校长正凝神对付方振衣,乍听到古琴曲,微微分神,精神力有所涣散。+ D& z6 Z) A  ^% Z
  
$ n' |2 r- ^: O5 a+ [$ k   “振轩,你在做什么?!”$ t( C1 ~$ R  u/ v* y9 Q
   : z" }4 |/ w6 }' Q" _3 ~$ B# m# d
   吉振轩干咳着,抹去嘴角的血迹:“对不起,老师。”' e( H* ]0 D$ X
  / J0 f, V3 |: t& a1 I2 R( \
   章校长冷冷地说:“你还知道我是你的老师?”/ g5 P; C9 j7 O
  
: Z6 @, ~% D! S# @; Q   “谢谢你教会了我这么多东西。”吉振轩痛苦地说,“可是,我不能为虎作伥。方振衣说的对,你已入了魔道。”
6 v. @# B4 N1 o2 i* ?  
  r- i: ~4 L! B: B   章校长大笑:“什么是道,什么是魔,难道还要你来教我吗?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小小牺牲又有何妨?古往今来,谁不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U% V! B, J" I. E; Q1 D4 D
  
, v5 O8 j* z. b$ G" p0 w5 c8 ]   吉振轩咬着嘴唇说:“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滥杀无辜。你答应过我,不伤害方媛的。”+ a7 i) J3 c7 _. i& L
  
( X! U, L! C0 g6 J   “傻小子,我没伤害她。她是未来的月神,我怎么会伤害她呢?”
3 h9 `5 X. ~" Z0 S) a, |, H5 U  
6 F$ g% V( X2 P9 p& _   吉振轩惊讶地说:“方媛就是月神?不可能的!你……”
# i$ [0 t7 \3 p3 e- P  8 R+ ~/ t1 b) \  Y. P/ ]
   直到这时,吉振轩才恍然大悟:“原来,你一直在利用我。不但利用我,还利用其他的学生。所以,你才不让我们相互来往,命令我们把守祭司殿,让我们和方振衣拼个你死我活。其实,你一复活月神,就会把我们杀了灭口。”$ U' n9 l. P) {9 l& f) G+ e7 g! z! O
  
& J3 ]3 K# j( `* _% M   “是又怎样?”章校长不屑地说,“凡是背叛我的人,都得死!”, M, H/ V) n1 G* g
  # W4 p, Q5 W: A: R/ f9 M
   他的眼睛,有绿光莹莹流动。% X* t1 q3 N# M- k3 @6 B
  
2 a2 Z( y1 e  T4 r8 O& g; k4 D0 u   吉振轩脸色突变,手指还没接触到古琴,胸口如受重击,原本伤的身体更是控制不住,仰头喷出一口鲜血。
5 D- ]1 d. ^: m. ^& p1 `  $ k5 G" i' v) ?: ~: E7 C
   方振衣一直在暗自调息,此时也只能勉强出手,连人带剑化作一道白光刺向章校长。
% a! v( M  ^" {( Q8 D  0 k3 j3 Z2 q/ k
   章校长仿佛早已知道方振衣的心思,提前躲闪,轻易躲过方振衣的剑气。
/ v% Q/ K  {3 [( L0 D8 U  
1 w) j7 Y* g0 T/ |   月神殿里的石英钟指向午夜十二点。
# g$ U; n" I3 G! `) s& }) I+ q  
# u% L: @" ]$ g  ~& O   “时间到了!七星归位,月神复活!”章校长“嘎嘎”笑道,银白色的头发一根根竖起来。8 m! w& T* i7 C- p: Z) G5 y2 Y
  
$ J7 v3 @( s* w  \' N' c- z   他已将全部的脑磁力发挥出来。
& w, q5 F7 {3 @+ o  
9 r1 H  ^' Z/ G0 a) U  F7 L8 ]   方振衣心中轻叹一声,撑起宝剑半跪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章校长用脑磁力逼迫秦雪曼等七个女孩。5 a2 Q8 I, j1 P9 O  C
  
, l! u1 ]# M4 n; ]: I. ]" H   此时,谁也没注意到,月神殿里竟然飘来了一只金色的蝴蝶。- d: [; q  |3 X/ ?5 q! l
  
* U  H  P' D$ V9 i6 d; H   是楚煜城的金蝶蛊!( h9 c1 z, W/ K
  5 }1 t. [* D$ S1 V! c& D; k
   它是被水晶棺材里的兰花香气引来的却被章校长的脑磁力干扰得烦躁不堪。
! V. n7 M* t" z& I/ T0 o0 H  
' t% j; [4 \. Q5 |; w. J. M   如果是其他毒物或蛊虫,早已远远逃离。已经失去主人,来日无多的金蝶蛊却怒气冲冲飞向章校长。
) b2 \- u) k$ X3 `$ V  * _  a( ?& O' _
   章校长猝不及防,等他发现金蝶时已经躲闪不了,被金蝶在眉心狠狠盯了一口。
& |' |( i; M! T' i  - q% @8 m* v# ~
   蛊毒诱发了摄影夺魄针的毒性。
/ Z% A/ I1 y8 h8 K  
: U  r+ P8 A9 i8 B   两种剧毒交错在一起,章校长再也压制不住,他心神受损,肌体免疫力和抵抗力迅速崩溃。  Z7 ]: {$ d7 w9 m) m2 l
  
$ P' S: W2 o7 c9 M- F$ Q1 j   “怎么会这样?”章校长看着空中翩翩飞舞的金蝶,不敢置信。
! A* ^4 d6 s# B" q# f4 R* J  
! F- F* S- |* j4 V, p2 J   数十年的心血,即将成功时,竟然会被一直小小的金蝶所破坏!
7 U- u1 v5 P/ F. F5 c' q, i6 I' D  
( g- G4 Z3 X5 k2 [$ g; L   “善恶有报,天道循环。”方振衣恢复了常态,站了起来,“章校长死前心生善念,借金蝶赎去一生罪孽。”
* S5 n( Y, E9 F* Y  
9 R# e  }9 _1 K2 A$ G: \   章校长瞪着眼睛,大声叫:“我不信!”. w8 T" v! C( U! I& ^1 F
  
4 E) [* E5 t1 @' i   方振衣没有理会章校长,他走向玉柱,用宝剑割断秦雪曼等人身上的绳索。' }8 n* T" u: M5 n1 u8 _+ W) ^
  ( y: e+ F" u% R$ X% t' i* Z$ u
   吉振轩晃悠悠地站起来,走到水晶棺前,放出方媛。
: Z: L( ?8 ]7 `0 _" Z  
- e) q; E! c2 R5 C9 b   金蝶竟然钻进水晶棺,停在了民国女子旁。+ _3 w* i+ \% o. u
  # |& L' i( Z6 r, M$ S' }
   再过三天,金蝶就死了,这是它为自己找的墓地。" i: D0 G* B2 K5 P  B9 [/ G
  " P- A. R3 j  A5 t
   吉振轩不敢招惹金蝶,扶着方媛悄悄远离水晶棺。
8 p4 F" n9 n) t7 X' g3 ^  % Y2 m% Y' M: R2 R4 _1 g
   章校长还不死心,踉踉跄跄地走到了水晶棺前,看着棺材里面的民国女子,突然间大叫道:“活了!月神活过来了!”
/ H- w2 ~- ^6 g  
7 D8 e8 e" x5 t& ]% t/ f+ d   民国女子本来显得很鲜活的尸体,竟然慢慢地衰老、腐烂,流出恶臭的尸水。才一会,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 h; h1 \; d) q' a9 i6 L/ l& p  
6 d% e' _1 F; ^9 o0 C1 X   “月神复活了……你就是月神……”章校长对着方媛跪拜起来,疯狂的眼神让方媛心悸。/ V( T" X# A% \
  : @9 z% C8 K- o" |
   不远的地方,传来一阵爆破声。3 C5 m; ^/ X1 ^6 b. X
  
- u1 O: O5 K! C   方振衣脸色微变:“不好,月神殿要封闭了,快走!”
/ E: i# C5 [4 g$ U* J# T$ o; _  
6 T) U. q# J: p4 v   秦雪曼也急了:“爆破的地方是摄魂殿的九宫阵,那个九宫阵牵连着地下宫殿的总机关,如果强行爆破,总机关会自行封闭所有进出口。”5 h$ g) G* R' P9 |
  - C! ^( H8 g9 h" L1 r: x9 X9 t
   众人相互搀扶,急忙往回赶。走出月神殿后,众人才发现章校长还在里面。
( x% M0 ~/ r. c. e) ~/ |8 E  
" Q. |+ B" Y: e% ?4 N5 E   吉振轩还想去救章校长,却被秦雪曼拦住了:“你回去也没用,月神殿已经关了。不但是月神殿,整个地下宫殿都要关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h5 Z  O' y* d/ [) [
  ) b3 c4 J) X1 ]0 r
   走到摄魂殿,九宫阵已经被完全破坏了,萧强正带着全副武装的刑警们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进。
, t( s% m3 f9 r9 _  7 d( L' @, |0 F5 c7 y, x, w0 D
   方媛没时间解释,她告诉萧强,整个地下宫殿即将封闭。
9 P. X' F" i1 B' K4 t" V  * j4 l* l1 k, Y1 r- G1 d) u
   萧强让刑警们背着女生们迅速后退。身后,是不断落下的巨大石闸。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2-18 23:36 |显示全部帖子
尾声! e% U, v7 H1 A: H0 \9 J
  , V. C) c$ p; M; L3 Q* |
   2006年10月7日,清晨7点45分。441女生寝室。4 R9 \+ W, P" Z
  / r& K+ f. U! o4 q. E6 m2 Z$ q
   方媛从来没有睡得如此舒服过。
& B2 L$ N* q  @" P  % y' W; C( l8 d5 Y3 x
   “起床!”秦雪曼对着房间里的众懒鬼大叫。
1 X9 F% h+ [; W! ]0 K8 p% _  
9 K) N4 j% [  f8 B2 x) F! J. N   没人理他。苏雅翻了个身,继续睡。吴小倩对着秦雪曼诡谲地笑笑,伸出舌头,一条青色的小蛇在上面探头探脑。凌雁玉压根就没听到,只有柳雪怡自觉地爬起来。- W* k! Z" o% d/ z! M0 c6 C
  ) O, Y; l; \3 m* b$ \+ I. _
   她不得不听秦雪曼的话,因为秦雪曼是她的救命恩人。# }% v7 ^& ?/ ]% U; i1 v
   7 K; \, y  M* W* p7 L# p. w
   爱情降并不是很凶恶的降头术,在程灵寒的配合下,秦雪曼用摄魂术帮他们呕出了爱情花。
; R7 r6 Q" j; R  * d6 Q4 m6 w$ l3 r' `/ @7 f8 T
   其实,早在海神岛,方媛就听紫蝶说过,摄魂术能克制蛊术,自然也能克制降头术。其实,说穿了很简单,不过是利用摄魂术激发人体自身潜能,逼出蛊毒和降头而已。1 G2 |* C- w0 D# Y( c% M) U3 {
  ' b1 R9 ]/ E3 E9 j  G: R
   至于方振衣,更不用担心。他一心向佛,心如止水,似乎连七情六欲都没有了。凌晨走出地下宫殿后,方振衣连声告别都没有,就带着沈轻裳失踪了。
, `" A6 ]& l: f5 j4 M6 {4 [  4 o; [6 Q8 X: G% ~1 c
   吉振轩倒是老老实实地和警方合作,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刑警们。原来,在音乐厅,害死林美宣的,其实就是章校长。他虽然被章校长所逼,却无论如何都不愿用音乐来害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音乐是神圣不可亵渎的,古人弹琴尚且焚香换衣,他又岂会让古琴沾上血腥?
/ R' Z) h7 J6 O  6 P, g) D5 O4 |5 }
   苏舒其实只是被他震晕,很快就会醒来。他故意说的那么可怕,就是想让苏雅乖乖地跟他去月神殿。谁知苏雅诡计多端,害的他不但没完成任务,腹部还受伤,逼得章校长亲自动手。( Z: j; u1 a9 {9 w* m4 C' q
  " {! W4 ~. T; Z8 a5 X! D: B; ~
   这件事情,实在太过离奇,以至于萧强将报告写给上级领导看时,被狠狠地骂了一顿。地下宫殿又全部封死,不用爆破的手段没办法打开。可如果用爆破的方法,整个南江医学院就有塌陷的风险。而且事情真相公布的话,势必引来市民和学生的恐惧,只能作为机密文档保存起来。" @% s. H2 f" j
  # B; }( j) c: _7 j: w* e$ q
   “好,你们记着!”秦雪曼恨恨地说,带着柳雪怡走出寝室。4 x6 g/ S3 D5 A6 @) j4 ?) u  ?4 A
  7 O# s: p& f% J- }
   十几分钟后,两人提着一大堆东西回到寝室。火腿蛋、三明治、早餐奶、蛋糕、面包、豆浆、果汁、橙子、燕麦粥……
- v; k9 S. H$ M, L5 ^' G5 }+ O( k  4 H& D3 ]5 [; ~) ]; ?
   “好香啊!”凌雁玉坐了起来,吸了吸鼻子,“谁这么好,给我带早点?”9 @' _2 v0 K- G2 @
  " U4 F* Q" n: h8 u0 V4 B
   吴小倩、苏雅、方媛,一个个被早餐的香气熏醒,再也睡不着。
" }+ U7 {  L1 ~: X$ A  
9 T: }' k# z0 D5 l   众人拥到寝室客厅中,争先恐后地洗漱,抢夺各自喜欢的食物。% K1 b1 e3 B2 p6 u* q! A0 t
  . r, W4 B- V# ?4 R+ x, W
   方媛是最后一个走出来的,看着狼吞虎咽的女生们,她不禁好笑。
) x6 O7 r6 O, |2 T' W  
+ w/ E/ ~; T: l0 D1 z   昨天,她们还各自防范,生死未卜。今天,就好像成了一家人似的。
% h$ ?1 y; j8 |3 M  
0 @( X5 I' v+ y   方媛暗自祈祷:愿时序有心、乾坤有情,呵护她的朋友们平平安安、幸福快乐地过好每一天。5 C$ n  H, F9 m* P9 A: t9 K( u
  
0 V0 O0 V1 Z$ ~+ W0 [3 L   她想起萧静临死前说的话:“每个人来到这世间都不容易,生命的意义是让我们好好地感知珍惜这个美丽的世界,不是来满足人性中卑劣的欲望。可惜,绝大多数的人都在各种各样的欲望海洋中轮回沉浮。人生就如同一朵花,出生、含苞、盛开、凋谢,其间经历风雨,不管多苦,由美至衰,都是一个很美丽的过程。因为它感知了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活过。”
3 C; @" U! R/ {% v' r5 n: Z  6 \/ J, _; c: i5 ?
   每一朵花、每一棵草、每一个蜉蝣,都在为感知这个世界而生生息息。按照日本科学家的水结晶试验,甚至是每一滴水、每一粒尘土都在感知这个世界。7 _1 ^0 |/ K- p: F1 m
  & y5 G3 Z4 D$ w( \* Y  W' }
   身为万物之灵的人,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暂时的挫折和失意,只是在我们生命里轻轻滑过,不曾留下些许痕迹,何必为之耿耿于怀?
: C$ @5 k% L% V% p; X6 |. Z  / u- y( m  e+ y& V9 q
   如果说,人有魂的话,方媛希望她的魂像玉一样,与自然融为一体,吸天地日月精华,形卓尔不群灵气,发恒久不灭光泽。即使,她的光泽是这么暗淡,那么短暂,她也无怨无悔。至少,她曾经真实地活过。1 {4 O2 _% g7 K( _" n) ?$ i# Z
  ) x$ B0 m2 Z4 s5 O- T
   方媛正胡思乱想着,寝室里电话响了。
( h: H6 N. T6 f5 ?7 u% B" Y& b  
3 n# s2 y$ H) U5 `: @   “方媛,快接电话!”
) C6 Q( B$ c; t! Y& V  
' W0 C( h& T1 {& K: L   方媛拿起电话,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你吗,方媛?”& u2 X& w& ^- x
  8 F% z* o- f2 Y9 D
   “方振衣?你在哪?”
# z. ^  ?, y7 l2 V  2 n  J/ v: R; z$ ^
   “我要离开这个城市了。临走前,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 y( S6 @$ u! G/ C8 [7 f  
  v% W0 L# S% n: g6 n* N7 Q2 k/ m   “什么事?”方媛隐隐有些激动。
& @. u2 W  j% f  
4 k1 A9 g2 l4 A5 _' B, \& S! O   方振衣想对她说些什么呢?是不是像她一样,暗生情愫?; [: v( v! y! i9 M$ _2 _+ h
    i: l: Z7 G' E
   “月神,已经复活了。”
, g$ w& E; H/ e  
7 _. a8 ?* k6 R' ^   “啊……”拿着电话,方媛愣住了。; ?5 z) z5 A2 Y* B1 E
  9 ~6 ]- ?- _% \/ a! ~
   “她还会来找你的,保重。”方振衣挂掉了电话。
! ~/ D6 _+ N+ E- N# h2 C9 ?. ]  
! e4 i( M# B% b- Y   女生们显然没有注意到方媛的表情,有人问:“方媛,是谁打来的电话?”# V$ O0 R# d+ `8 M$ l2 {( i
  ( s4 x( c2 r4 O+ A9 c& K' Q$ s
   “哦,打错了。”方媛缓缓地放下电话。$ x8 a  G6 X0 k: J" m( Q/ d' R4 Q$ s
  % S1 {- u$ `7 r" }. H
   寝室里欢声笑语,洋溢着青春少女特有的明媚和快乐。
/ J3 E: {+ y/ l+ ~  . Z. O/ o- I- ^9 n4 k
   “快来啊,方媛!”有人在叫她。
" N# `; [+ _3 I: \% x8 }7 L! \  
0 X. z7 J0 C8 N9 b9 k! a* G   “来了!”方媛笑着挤进了女生群中。
8 T! E- b& K; l7 n8 H" \6 u5 A& o  
4 c* O: |: p5 Y3 l9 f   不管怎样,今天又是新的一天。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与其幻想明天的幸福和痛苦,何不好好享受现在的每一分钟?
: f* q$ u+ Q: S  
/ o' L. E% ~9 E! \/ `# y- K   此时,方媛并不知道,在她脚下的女生宿舍下面,黑暗的地下宫殿里,章校长的意识正慢慢地逸出体外,生命里的重要场景如电影般一幕幕回放。5 s) I* w: S( m9 \1 ]8 x
  & \* j& q" K9 s2 C9 [2 l& K* m
   隐隐约约,有一种极其细微的异样声音,仿佛蛇爬行的声音,又仿佛蚕吃桑叶的声音,飘荡在寂静的月神殿里。& v- N8 v) J& Q0 h- M" G7 F* W6 ]
  
, P, p' C/ j# d+ u' _   章校长快要熄灭的生命之火陡然间亮了许多,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活了……月神真的活过来了……”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2-19 00:29 |显示全部帖子
小米过年好啊,大过年的还不忘惊悚
小赌怡情
大赌伤身

Rank: 1

发表于 2010-7-6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终于看完了~~~还好不是那么恐怖

Archiver|碟碟不休网

GMT+8, 2019-3-24 11:25 , Processed in 0.089560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