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碟不休

 

 

搜索
碟碟不休 指点音乐论坛 聊斋志异 水里异族的猴子
十五周年聚会通知碟碟不休微信群彼岸之声音乐典藏
查看: 4468|回复: 1
go

[原创] 水里异族的猴子  

Rank: 1

发表于 2007-7-15 07:15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一章 归家

      当彦在低语森林的边缘遇到森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诧异。这个世界小得如同旧时的村落,自己扎蝴蝶结穿百摺公主裙时候认识的这个小男孩,如今也俨然大人一个,不变的大概只有嘴角那若有若无的笑意。
     低语森林的入口是个巨大的圆盘,圆盘中央一个巨大的喷泉,各色碎裂的宝石和白石灰岩片错落间开。儿时课间的游戏场地上也有一个模型,标注这各式各样的颜色和暗语,这记忆在玩乐中深深扎下了根,后来出发去人类大陆历练时,老师兼村长才告诉他们,这个是上古时候精灵之神玛法留下的保护低语森林的法阵“时间流岚”,千万个文明世纪以来,她一直守护着这片静谧的精灵世界。精灵世界和外界的交流,都依靠着不断外出人类大陆历练的年轻人,而人类世界,除缺几位大贤者,知道精灵世界的少之又少。最近被邀请至低于森林的人类,也要追述到精灵历半年换言之人类历法50年前,叫做爱因斯坦的小提琴手。
     低语森林并不仅仅是片森林,这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地貌,从高山植被到湖泊岛屿,有亿万年不化的冰川,也有成片的热带雨林;天空中有各种飞禽,鸟雀和精灵飞马一起嬉戏,未成年披着绿甲的护守神龙,张开巨大的翅膀,惬意的吐着龙息,不知疲倦的在太阳下面积累着能量,极目能及的高空,很多时候能捕捉到金黄色的闪光,那是成年的护守神龙,白天积累了很多太阳流荧,回到巢穴中在红色水晶的催化下,会稳定在龙的身体里,外化出来就是鳞甲的金黄色,那是成年的龙的颜色。彦小时候极得老师宠爱,老师兼村长假公济私,甚至让她坐过最年长护守金龙去游览过最大的湖泊:波登湖!同去的好像也有这个叫做森的坏小子,当时7岁的他居然把金龙的一段胡须给剪了下来,被气急败坏的村长追到护村河的死角,不留神掉到河里,费了老大时间才被救上来,躲在毛毯里面瑟瑟发抖的可怜模样,至今还留在彦的记忆里面。
      想到这里,彦的嘴角也是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森做了一个女士优先的手势,彦却是伸出一只紧握的拳头。这是他们小时候玩模型游戏时的经典开场,石头,剪刀,布!如果说彦小时候模型游戏的天赋来自于对于魔法波动天然的领悟力,森的快捷则帮了他不少忙。儿时的游戏时,两人一直是不相上下,遥遥领先于其他的小伙伴。趁着森的手势还停留在女士优先的状态,彦迅速的给出了剪刀,然后一头扎进那“时间流岚”的巨大魔法古阵。森悄然一笑,也晃动身形,跟了进去。空气中突然一阵嗡嗡的低想,低语森林的上空突现一层薄雾,如同天气热时阳光在建筑物边缘的微微波动,“时间流岚”开动了。正在家里翻查一本古旧羊皮书的老师兼村长抬起头,前面的水晶球里面出现两张陌生却熟悉的面孔,自然亲近的气息让他立刻知道那对活宝回来了,半分钟以后,整个村子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八里村的历史,大概和村口块青冈岩的石头一样古老。从老爷的老爷口中流传下来的传说中,玛法大神和阿米尼亚人达成互不干涉条约时候,用的写字板,就是那块方方正正的石头。原本有棱有角的巨石,被玛法用手一抹,就变成现今的光滑如镜。村子不大,几条河流绕行其中,后来前村长组织人手,将某些地段连接了起来,就成了个小小的护村河。上游是内卡河,下游走上二十多里路程,就是低语森林最大的河流:莱茵,莱茵走到底,就是波登湖。湖的彼端,是传说中神的府邸,那里不时出现紫色的闪电。森是个外来的孩子,平时痴痴傻傻的,喜欢对着流去的河水发呆,目光里面偶然闪现不可捉摸的灵动。却是这个不合群的外来者,第一次玩模拟游戏的时候,却表现除远超过其他人的快捷,速度直指向来有天才之称的彦。小时候的性子,不服输的内在性格,两个小孩子明里暗里都比赛过几次,彦都能胜出些许,不过也只是些许。年末的游乐会,老师兼村长居然规定比赛项目,就是这模拟游戏,森却落后了快小半沙漏的时间,出来时候手里攥着的是彦无意掉落的蝴蝶结。然后才有了作为奖励的波登湖飞行,才有了后来森对水的深深恐惧。开年后,森呆在八里村的时间并不长,他后来转去临近村子的学校:彩虹桥,那里的自然魔法是地区最出名的。森就那么突然的出现,一年后又突然的消失,除了些微的消息传到八里村,日子按部就班的过着,彦也沿着自己的轨迹走着自己的道路。
      如今长发飘飘的彦,已经不会去扎蝴蝶结,外表上面的变化,却掩饰不出内心一成不变的好胜性格。这儿时的游戏,现在还是让她玩性大发,倏忽之间她已经走完大部分的魔法巨阵,森的身形也稳稳的落在后面不远处。“时间流岚”法阵的最后,是她最复杂的地方,魔法吟唱的同时脚步身形都不能有一丝差错,所以很多成年的法师哪怕是低语森林顶级魔法师比如老师兼村长,就算对魔法的理解到了条分缕析的地步,也不能把握那种近乎舞蹈的节拍。只有在儿时游戏中不可磨灭的记忆,才能长久保留直至从人类世界返回低语森林。这也是老师兼村长特别溺爱这对活宝的重要原因,毕竟就算时魔法学院的院长也很少能有2位出去人间大陆历练的学生。伴随着一阵轻微的蓝色光芒,彦曼妙的身姿慢慢显现,就如从空气中凭空生出来一样,一同出现的当然也少不了呆呆的森。身形刚刚稳定下来,彦就迫不及待的冲向一位戴着眼镜的白胡子老头子,八里村的村长:帕斯老师,彦的爷爷!帕斯老师从水晶球里面看到孙女出现后,临时仔细梳理的胡须和头发现在被彦修理得有些鸟巢的迹象,这也是彦小时候最喜欢的游戏。帕斯一边嗔怪的做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一边却特别受用的用手捋着彦那头略带金色的长发,满空气里面都是和乐的亲情气氛。彦的眼睛明亮水动,嘴角咧了咧,离开爷爷独自历练的苦楚,孤单时刻的种种,今日都烟消云散,化在这拥抱和嬉戏中。
      森慢慢走近这快乐的爷爷和孙女,对着帕斯老师弯腰行礼:“见过古兰。帕斯老师,祝您永远健康,愿玛法与您同在!”。随手递给彦刚刚心情激动之下抛洒到四处的简单行李,多数居然是人类社会的巧克力。彦右手拉着爷爷的左臂,身子粘乎着这低语森林最顶尖的元素魔法师,左手指着森:“你背着,刚才没我快,这是个小惩罚”,满脸的笑意!森笑着眨眼,将行李背在肩上,也很乐意的笑了笑。
       四下里面突然多出许多人来,村里的人骑飞马的骑飞马,御风的御风,还有坐着独角兽赶过来的。彦的妹妹小彦冲在最前面,她有个竹制的蜻蜓,是帕斯老师在她7岁生日的生日礼物。小彦的体质不能适应魔法的波动,帕斯老师就花了快一年的时间和心血给她做出这么个代步工具,蜻蜓使用时候就如一个小型的风动仪,可以带她在低语森林到处旅游;不用的时候自动幻化成一根金色的头饰,彦走后这段时间,小彦在植物学和魔药学上进步飞速,是魔法学院另一位院长古德。帕特的高徒。帕特也是森在彩虹桥学校的自然魔法老师,是低语森林里面和古兰。帕斯一样令人尊敬的魔法大师。彦一把拉过小彦,转着圈的看了看,女大18变,小彦也是出落得异常的明落大方,美艳动人!姐妹两个簇拥着古兰。帕斯老师,和大家一起回到八里村!森落在人群的后面,一脸笑意的跟着,多数村民只有不多的关于这个年轻人幼时的映象,大家互相招呼着,往帕斯家那2层的小楼走过去!


[ 本帖最后由 DutchClover 于 2007-7-23 05:34 编辑 ]
[img]http://bbs.sjtu.edu.cn/file/boy/113060377621260.jpg[/img]

Rank: 1

发表于 2007-7-23 05:35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二章 家宴

      帕斯家族是低语森林三个最古老的家族之一,在漫长的魔法历史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闪光痕迹。魔法学院自成立以来,有25位院长都是姓帕斯的。现今的魔法学院更像帕斯家族的研究院,古兰.帕斯院长本身一直兼任着帕斯家族族长的位置,古德.帕特和帕斯家族更是有着割不断的联系。
      古德.帕特原名古德。帕斯,和彦的爷爷古兰.帕斯本是堂兄弟,两人在年轻时候就是帕斯家族最有成就的魔法师,号称“帕斯双子星”!时任魔法学院院长的帕斯族长曾经断言,此二人必将改变低语森林魔法的历史车轮。相比较于古兰.帕斯的保守,古德。帕斯是个典型的激进派,厉行魔法学院的改革,将魔药学这种原本不起眼的学科,变革为本魔法世纪最朝阳的学科,培养出大量的魔药学人才,小彦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出于不为人知的原因,古德.帕斯改名为古德.帕特,更是放出话来,有生之年决不踏入帕斯家的大门。低语森林居民绞尽脑汁,根本想不出任何理由,古德更名之谜,加上那三个著名的问题:魔法是什么?魔法从何而来?魔法去向何处?并称低语森林四大命题,多年来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著名的剧作家沃夫冈更是据此写出了至今长演不衰的歌剧《卡门》。
      帕斯家的小楼本是一棵巨大的橡树,有接近两百多年的历史。五十年前一场金甲象鼻虫虫灾,满天飞舞的金甲象鼻虫将其蛀食成一副空架子,幸亏古德.帕特的特效魔药有效抑制了虫灾的蔓延,古兰.帕斯的冰系魔法将象鼻虫之王成功封印在这棵橡树中,才取得这场人虫大战的胜利。事后古兰。帕特就将住所安在该橡树的残骸中,用强大的魔法构筑起这座两层的小楼,这也是彦小时候的安乐窝。今天的橡树小楼格外的热闹,帕斯家族大小姐的归家,不仅仅吸引了八里村热情的乡亲们,其他两大魔法家族也是派出了各自的使者,耶那家族和康斯坦丁家族最小的两位世子:罗德哈特.耶那和克莱门斯.康斯坦丁。二人均是意气风发的双十年华,罗德哈特是精灵射手团的第一分队长,平素一直带着那把祖传的马维纳之弓,猩红内里纯黑外罩斗篷高高隆起一块,边上露出马维纳之弓银饰的一角;克莱门斯身材修长,穿一件淡绿色的长袍,长袍用水银色的饰带镶嵌,左上角绣着康斯坦丁家族的徽标,引人注目的还有他的头带,由生命之树的叶子编成,充满了隐约的魔力流动,在夜明珠的照耀下,年轻的脸上却有一丝局促不安。
       当古兰.帕斯在两位孙女的簇拥下,夹杂在人流中回到橡树大厅的时候,罗德哈特和克莱门斯立刻站了起来,右手抚胸,鞠躬行礼:“见过帕斯院长,愿玛法与您同在”,古兰.帕斯微微欠身,左手轻摆,算是受礼:“坐下吧,两个老头子最近如何?”罗德哈特正准备坐下去,立马站起来回答:“谢谢帕斯院长关心,族长最近在研究红色水晶的炼化,不日将到魔法学院拜访,晚辈此次到来,一为恭祝帕斯小姐历练回返,二为递上拜贴。”说完恭敬的递上一张红色封套的拜贴,外面用五针松松脂加盖了耶那家族的琥珀族徽。古兰.帕斯随手接过拜贴,又随手放进口袋,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嘀咕着:“古维尔个傻瓜,想喝酒还要找借口”,然后将目光投向克莱门斯,克莱门斯脸微微一红:“爷爷不知道这次跑哪里去了,我也是好久没有见到他了,前段时间有人说他曾经在贝加尔湖畔出现,下个月奶奶生日,爷爷应该会赶回来。”说完用余光偷偷瞟了下古兰.帕斯身旁的小彦,脸上又是一红,低下头去。古兰.帕斯点点头:“知道了,谢谢你们两个,坐下吧,接着随手在空气中一挥,橡树大厅的四个角上出现四个元素巨人,托着各种各样的吃食和酒水,一一排放在大厅中央的不规则桌子上面,帕斯家族庆祝帕斯小姐历练回归的家宴开始了。
      大厅一角的竖琴弹奏起节日的喜庆歌曲,往来其间的元素巨人随时补充消耗掉的食物和酒水,小孩子在桌子上下攀爬吵闹,乡亲们互相干杯拥抱,跳起欢快的舞曲。古兰.帕斯坐在桌子一块凹进去的区域,喝着从德尔草甸送过来的黑莓酒,脸色微醺,红红的脸上泛着健康的神采。彦陪坐在一侧,听古兰.帕斯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不时微笑的点头,或者急切的追问下去,小彦不知道去了哪里,座位上面只留下接彦回来时穿的抗魔披风,还好这座小楼被古兰.帕斯用上了及其高级的禁魔法,只有他或者几个低语森林最顶尖的魔法师能在这里施展魔法。不能经受魔法波动的小彦在这里才是最自由的,可以不用一直穿着那件抗魔披风。欢乐的气氛影响了彦,在熟悉的环境里面,她感到最大的放松,自小歌声美妙的她,在爷爷古兰.帕斯的要求下,站起来给大家唱一曲人类大陆的歌曲: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甚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麽流浪为什麽流浪远方
    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

       这是彦在人类大陆最喜欢的歌曲之一,每当这歌声飘荡起来,她总能想起八里村的一切一切。都说歌如心声,其实是歌声里有听歌人割舍不开的千千情愿。一曲终了,满大厅的人们还沉浸在彦美妙的歌声里面,如痴如醉。大厅的竖琴自动记录下这旋律,轻轻的和着彦的余音,将这群无忧无虑的人们,带向更为深远的境界里面去。许久过后,掌声如雷鸣般响起,彦点头微笑,向大家致意,目光在人群里面不经意的找寻什么。小彦从楼梯上飞快的冲下来,抱着姐姐开心的跳着:“姐姐,你唱得真好,明天,不,你现在就教我唱!”想到小彦那天生的五音不全,彦只是一边笑了笑:“明天吧,找个没人的地方,你的声音会把别人吓跑的。”小彦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抓起座位上的抗魔披风,又冲回楼梯那边:“克莱门斯说我唱歌好听的,我找他去!”话音未落,人早就一闪不见了。都十八岁了,还是小孩子性格,彦轻轻摇了摇头,目光落向楼梯后面的窗户,飘向远方的山峦。
      在欢乐的人群中,总是很难找到森的身影,他好像天生排斥着一切群体性的活动,彩虹桥魔法学院的结业舞会上面,作为嘉宾的彦就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森一直是一件灰色的魔法长袍,上面用七色维珍果树的叶片组成彩虹模样。维珍果树的叶片有五角星形,也有四角星和三角星形的,每年的结业考试中,前三名的学生都能从校长古德.帕特那里获得这样的奖赏,第一名的是五角星形,第二名第三名则是四角和三角的。森在彩虹桥七年的时光,一共获得七张维珍果树的叶子,五角星形的,在古德.帕特奇妙的魔药作用下,呈现着赤橙红绿蓝靛紫的颜色,排列在森那件朴素平常的灰色长袍上,宛若雨天山谷上彩虹片断。结业的舞会上,学生们都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成双成对的舞动着青春闪亮的日子,这在过去是几乎不可能的,然而由于古德.帕特的锐意改革,作为魔法学院预备的彩虹桥,思想文化的松动是显而易见的,男女大防,也被抛弃进故纸堆里面。森的孤单,却是巧妙的隐藏着,外表的他爱玩爱闹,捉弄同学老师更是没心没肺,然而当他的目光投向远方,总有一种不明的悲悯,将他的笑容或者说表情凝固,这变化是那么的细微而短促,总是骗过许多人的眼睛,彦不是感情细腻的人,但她特有对于魔法波动的敏锐,总能捕捉到那瞬间转变的心灵感悟。彦是快乐的,这快乐给了她发现快乐的本领,也给了她发现悲伤的悟性。那天的舞会,森坐在阅览室临时用课桌搭建起来的餐桌一角,默默看着中央舞池里面快乐的人群,一言不发。舞池足够的大,可以容纳各种各样舞的类型,舞池也够小,能让舞者互相的接近。象征优异表现的维珍果树叶彩虹,被森反穿的长袍完全的掩遮住。不知出于何样的目的,彦离开座位,走向森的方向,森却如兔子一般,从阅览室的后门,逃窜向那片巨大的葡萄林。
      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面,彦一片心思全部被家庭亲情融化,只在最里端的角落,她还是有些惦记着那个坏坏傻傻痴痴呆呆的森。人群里面没有他的身影,大概他又躲在某个阴影的角落,独自想着自己的事情吧。 彦叹了口气,正想和古兰.帕斯告别回去闺房小憩一会,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呼啸声,接着窗户边传来一阵光亮。彦搀扶起古兰.帕斯,走出橡树小楼,漫天却是灿烂的烟火,空气中也传来硫磺的味道。森在橡树小楼前的草坪上,指端一片微红,火系魔法依次将满地的烟火点燃,火光将他的侧影投射在远处,如同巨人的孩童,玩耍着帝王的火把。
       彦微露一丝惊讶,森走到她的跟前,对着古兰.帕斯鞠了一躬:“古德.帕特老师嘱我给帕斯小姐一个惊喜,希望您不要介意!” 古兰.帕斯面色微变,看到彦欢喜的面色,眼镜后面闪过一丝不易捉摸的光。烟火吸引了所有其他的人,大家在星空下看着这花样百出的表演,兴奋得大喊大叫起来。几个爱玩闹的找来枯树的枝叶,在橡树小楼前面堆起篝火,继续着帕斯家族的家宴。罗德哈特和克莱门斯乘坐的护守金龙,也加入到大家中来,笨拙的动作将众人都逗乐了,彦也忍不住参与到那篝火的狂欢中去。树枝噼啪的声响中,森的面色也映射着一片火光,望着彦的样子,又是一阵痴了。


[ 本帖最后由 DutchClover 于 2007-7-23 05:42 编辑 ]
[img]http://bbs.sjtu.edu.cn/file/boy/113060377621260.jpg[/img]

Archiver|碟碟不休网

GMT+8, 2019-6-20 05:49 , Processed in 0.05610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