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碟不休

 

 

搜索
碟碟不休 指点音乐论坛 聊斋志异 我想有个家
十五周年聚会通知碟碟不休微信群彼岸之声音乐典藏
查看: 4947|回复: 2
go

[原创] 我想有个家  

Rank: 1

发表于 2007-4-2 08:45 |显示全部帖子
我叫瑞雪。在我读技工学校时,父母离异了。我被判给了爸爸,但是爸爸在找了个小老婆以后,事实上就已经抛弃了我。

妈妈那个时候还没有下岗,就住在单位的一间狭小的倒班宿舍里。我便找到妈妈,求她让我跟她住在一起,两个人睡在一个单人床上实在是非常困难,妈妈当时就没有答应。我就站在企业的四层高的房顶上以死相逼,妈妈无奈只好勉强答应下来。她所在的化纤染织厂得知此事后,就照顾她让我们母女俩临时住在厂内的过去曾是仓库的一间平房里。听一些厂里的老人说,那个地方,在没建房的时候有座坟墓,后来因为建房,就把那座坟墓给挖了。挖开后的坟墓是空的,没有尸体,就像是曾经被洗劫过一样;还有人说,我家那个地方经常闹鬼。“饥不择食”,一个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时,哪还会担心这些呢?再说,我们搬进去住了一个多月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所以,根本就没理会那些人所说的话……

一个晚上,妈妈因为要加班,晚上不回家睡了,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里听“半导体(晶体管收音机的简称)”,听到了10点多觉得累了,就上炕(东北那种用砖砌成的火炕)睡觉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笃、笃、笃”一阵敲门声把我惊醒了,我打开小灯、下床走到外屋的门边问:“谁呀?”

门外发出了声音:“你妈妈,开门给我啊。”我想妈妈不是加班吗?为什么又回来了呢?正在纳闷,门外又出声了:“快开门啊,我是你妈妈。” 睡眼惺忪、迷迷瞪瞪的我,也就没多想,将门打开了。可门外却没看到什么人,低头一看,一个黑乎乎的球状物,慢慢地骨碌进来。我先是一惊,然后本能地掉头就跑……没想到,那东西抽冷子咬了我脚脖子一口,我当时觉得就像被一把刀插进去一样,好痛。我扭头看去,那东西松开了口,忽忽悠悠地飘了上来……啊!那是一张埋拉巴汰、及其丑陋的女人脸,还对我笑着……说时迟,那时快。那颗人头随即张开龌龊得令人作呕的大嘴,又向我的脖子咬来,汗毛到竖的我像被电击了一样,“咚!”跳起老高,窜出老远,大叫起来:“鬼啊!!!”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颗人头也“哇!”的叫了一声,然后“噌!”的一下子飞了出去……

我被吓得半死,呆住了,同时也为它飞走了而感到庆幸。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门还没有关上,于是,立马跑过去关起门来。我一屁股的坐在炕沿上,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滴一滴的冒了出来,那时,我似乎已经忘记了脚脖子的伤痛,坐了一会儿,又听见“咚、咚”的,门外有撞门的声音,我回过神来,心里想到:看来今儿个不是你再死一回,就是我变成跟你一样的东西。即刻走到外屋的小厨房,抄起了一把菜刀,站在门口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开开门啊!我是土里的人。别占我的家,我要回家,我想有个家啊!”声音非常凄惨……

相持了一会儿,听听门外没有什么动静了,我便退到里屋,闩上门闩,握着手里的菜刀跪在靠近门口的炕头,做好了随时准备搏斗的准备……

门外静得出奇,死一样的沉寂……

又不知过了多久,“咣、咣、咣”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确切地说应该是在砸门。我的整个神经都绷紧了,连握着菜刀的手心都冒出了冷汗……随着敲门声的加剧,我感觉我的心直往嗓子外面蹦。“咣当!”第一道门被对方冲开了……我的整个身体已由原来的抖动变成了僵硬。“轰隆!”就在第二道门轰然倒下那一刹那,我眼前一片漆黑……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妈妈守在我的身边。原来,有人听到了小房这边的响动便跑去告诉了妈妈,妈妈带人来时,发现四门紧闭便用力踹开了房门,而就在人们踹开第二道房门的那一刹那,我便晕了过去……她们报了警,并叫来了救护车。医生说我的伤口不像是人咬的,像是被熊或者什么动物咬的,但是,伤口会流出绿色的液体,就连医生都搞不懂那是什么。后来还有记者来采访我。往事不堪回首,我什么都没说……

躺在病床上的我,有一件事感到非常困惑,那就是:当时,那个鬼东西,为什么没有咬到我的脖子呢?妈妈解释说:“也许是你脖子上挂了那块玉配的缘故吧。”那块玉配呈S形,上面刻有“曲吉直咎”四个字,是奶奶在我满月时送给我的。我从记事起就一直戴着它……  

出院后,我只好又回到妈妈的集体宿舍搭个地铺跟妈妈挤在一起,艰难地生活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我们好想,好想有个家啊。

打那以后,我才得知,妈妈所在厂子前后发生过许多怪事,最严重的一是该单位保卫科长圆睁着双眼死在水房,一是一次下二班的班车在途经一无人看管的铁路道口时,被迎面开来的火车撞出十米多远,车上乘客无一生还,企业还为此种了许多苍松翠柏,当然这是后话。

妈妈所在的那家工厂终于倒闭了。那厂和厂房被一个私人老板买下了,老板要建更大的厂房,就把原来的一些厂房连同那间小仓库一起夷为平地。打地基时,工人们在小仓库的遗址的地下发现现了一具身首异处骷髅。有好事者又问起当年我所经历的事儿,我还是什么都没说……其实我脚脖子至今还留着个像是胎记的疤痕,就像被烙铁烙在上面的一样……  

后来,妈妈下岗了,我们母女俩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这时的我已经从技工学校毕业了,由于急于用钱,我就拼命赚钱。我发誓一定要给妈妈买来一套崭新的房子。那时,每当我唱起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的时候,都会暗暗地流下伤心的泪水……

Rank: 1

发表于 2007-4-2 17:25 |显示全部帖子
原来是这样想有个家啊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4-27 20:18 |显示全部帖子
几年前我也一直想有个家,努力赚钱吧~~
人越老,越想听老歌。

Archiver|碟碟不休网

GMT+8, 2019-1-17 04:34 , Processed in 0.038848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