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碟不休

 

 

搜索
碟碟不休 指点音乐论坛 鬼迷心窍 [灵异 长篇 那多作品]那多手记系列之凶心人
十五周年聚会通知碟碟不休微信群彼岸之声音乐典藏
楼主: cjc_79
go

[转贴] [灵异 长篇 那多作品]那多手记系列之凶心人

发表于 2007-2-6 15:45 |显示全部帖子

那多手记之凶心人

白骨上的秘密(五)' V5 a- A5 Q/ g$ O2 d
$ n2 K7 o- f9 D- {8 {
      我们一块块白骨翻看着,越到后来,活着的人越少。到了第40天的时候,连萧秀云都提到,洞里的味道不大妙,腐烂的尸体越来越多,吃也吃不完。有的时候从前杀死的人,因为来不及吃而烂掉,活着的人只好再杀一通。而一旦杀将起来,疯狂中哪里还能有心算好只杀刚刚够吃的人数,等厮杀结束,必然又会留下吃不完的尸体,加入到腐烂的行列。
: N0 a4 x( T% h6 c  那股腐烂的气息,就是现在也可以隐隐约约闻到,而白骨上的文字看到后来,原先只是若有若无的味道,在心理作用下竟越来越浓,连我都阵阵泛呕,而一半多的人已经当场就呕了起来。不过,大多都是干呕。幸好现在还没有到最后关头,否则在生死之际,要想不杀人,只怕就要把呕出来的东西重新吃回肚中。这并非是我在这里恶心,沙漠中断水的人,就连自己的尿都要喝回去,以保持身体中的水分,而呕吐出来的脏物,重新吃下去的话,也还有很多养分可以被身体吸收。
. f% R9 S# q& A/ n  我们翻看得越来越快,所有人都有着同一个念头,就是希望知道鲍勇和鲍月最后到底怎样了。
7 M9 w$ X$ Q) G1 W" G- B3 |  在第48天的日记里,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今天,我使他们相信,只要能在洞里撑九九八十一天,就可以走出去。”
' H  V( O) V! r" w6 H- {; Y' V0 ^3 a" x  想必萧秀云一定是利用幻术,传递给此时的幸存者这条信息的。到了现在,我丝毫不怀疑萧秀云有这样假扮鬼神的能力,令我心惊的,是她对人性负面情绪拿捏把握得竟然这样精准,想必是那些年的入世修炼造就的。这样的信息一传出,对于原先相互扶持存活下来的人而言,无疑是更严峻的人性考验。
2 K$ ?! u* I% G  索性没有生的希望,倒也算了,亲手杀死所爱的人也不过多活几天,没什么区别,抱着这样的想法,恐怕大多数人都会有“宁可一起饿死,也不要向心爱的人动手”的觉悟。可是,如果有了一线希望,会怎么样?
' N, k# V- X5 a  h5 q  会怎么样?7 L$ n9 U& ^& b% B& H
  会怎么样??3 Y  B' O" s+ i+ j6 Y
  会怎么样……8 d1 J9 R0 A! C! Q+ Q
  “第62天了,阿月在睡觉的时候,被阿勇勒死了。果然他们不是真心相爱。现在阿月的这颗头,脸上的表情,还真是,好笑啊。我该走了。再见,阿勇。”这段话刻在一个骷髅头的天灵盖上,不用说,这就是一百多年前鲍勇的爱人鲍月的头。相比之前的刻字,这些字刻得很浅,因为萧秀云在往这颗脑袋上刻字时,她的主人才刚死不久,所以是直接往头皮上刻下去的。
+ @* q  f6 Z. R" g  现在这颗骷髅头,双眼的地方空空洞洞闪着磷火,但是当年,在死前的一刻,不知有多么不信和不甘,她一定想不到,自己的未婚夫竟然亲手扼死了她,为了熬到第一百天,还要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A) X1 {4 Z/ W7 r
  百年前的记录,就到此为止了,萧秀云就此离开祖洞,任由她曾经心爱的男人鲍勇留在这个困龙阵里,虽然没有了她的主持,但是从她最后的口气看来,鲍勇还是没有能力可以活着离开。  A' o- O! i$ }& b% {  q: r
  阅读整段日记,花了大约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起先由梁应物读出来,可是他越读声音越小,每吐一个字都要花好大的力气,这些白骨中所记载的东西,实在超过了我们承受的极限。所以后来只好由人自己看,而许多女生更是连看都不敢,蜷缩在一旁。所有白骨被翻看完后,洞里一片寂静,没有人可以在看了这些后,很快回过神来。

发表于 2007-2-6 15:48 |显示全部帖子

那多手记之凶心人

传承了百年的怨念(一)- P5 h, r7 b& s" f" c! v
8 _$ b5 w/ B' A. }+ ~* H
  还没等我完全从百年前的故事里摆脱出来,两声尖锐的惊叫声却让所有人吓得跳了起来。
% v# e0 Y# r1 z" x# z3 G  “是路云的声音。”郭永华说。) g, Z+ N; L$ t: X/ g6 Y
  “还有袁秋泓。”刘文颖说。
9 L; d: h* c& N2 a1 j+ g4 h  声音是从甬道的方向传过来的。等我们赶到甬道口,梁应物打开备用手电往里照时,却一个人都看不见。
" @7 a+ U" `# [4 I  路云和袁秋泓就这样失踪了。: _$ K  X3 T2 t
  刚才在看白骨日记时,路云和袁秋泓是最先看不下去的几个人之一,早早就躲到一边去了。其他人的心神完全被白骨日记所吸引,也就一时没有注意其他人。却没有想到,无声无息的,这两个人就被不知什么东西给掳进了甬道,除了那两声惊叫,竟然连一点先兆都没有出现。0 G' v+ J! ]% ?. I# J
  难道说,由于我们发现了白骨上的秘密,隐藏在甬道里的东西,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发动了吗?6 `) i( N  {$ ^  Z# [
  我一咬牙,拔腿就要追进去,却被梁应物一把抓住:
$ L: K  X& s' v( Z4 u  “别冲动,那多。先理一理头绪,再商量办法。”3 d4 E  f# k- p) |$ }: o, S3 S
  我一下子冷静了下来,也没有再坚持现在就冲进去救那两个人。因为我明白,现在这种情况,可不像好莱坞大片或者惊险小说,女主角出了事,男主角单枪匹马闯过去在最后关头成功救人。以现在的情况,要是我刚才就这样冒冒失失地再次冲进甬道里,纵有三头六臂大概也要自身难保,更别提救人。而现在一切刚刚有了点头绪,百年前的惨案为我们今天的处境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事实上甬道内的“东西”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这样急着发动。所以索性大家一起把关节处想清楚,再找法子救人不迟。说老实话,要是路云和袁秋泓被掳入甬道,立时就会有危险,那么就算我冲进去也已经救不了她们。
2 [* s2 \0 ?. `! ]  经此大变,梁应物让所有人都在生活圈里围成一个圆圈,每个人都紧挨着,可以守望相助。1 o5 F# h/ a3 |4 A+ u; r/ A
  我看到郭永华不时地望向甬道,知道他担心路云,他暗恋路云我早已经发现,现在也想不出什么话安慰他,只好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时我心里却闪过一个念头,郭永华喜欢路云,却还没到忘记生死的程度,刚才第一反应要冲进洞的倒是我,而不是他。想到这里,眼前仿佛又看见了鲍月两个空洞洞的眼窝。" h% Q- ~! s! t& W3 B" B
  我微微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这些,全神思索百年前的血案和现今的关联。
) J/ J+ c1 S: g( f: U: m8 U4 z2 J  和梁应物交换了意见后,一些最基本的推论已经很清楚了。
0 `! W5 Q  V8 Q% M  现在我们的处境,几乎就是一百年前鲍家村祖洞血案的翻版。已经可以确认无误,我们被困在困龙大阵中了。( s+ u( h  ~' `, L2 J
  如果说,当年萧秀云在离开时,为了继续困死鲍勇,而没有把困龙大阵的禁制撤去,而这座大阵一经摆成,又没有时间限制,将会一直发挥作用的话,那么我们就该是非常倒霉地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自己走进了困龙大阵,以至于再也出不来。但是经过多方推敲,我们一致认为,事实并非如此。! W1 x# Y: u9 H4 Y) T. [) k/ T/ S7 J
  如果我们是无意闯入,那么怎样来解释,困龙大阵会突然自己起了变化,让人走过甬道的时间越来越长,以至于没有人再敢迈入甬道一步;而刚才袁秋泓和路云的失踪,难道也是困龙大阵自发的反应?从萧秀云的日记中看,困龙大阵分明是只能自己进行最基本的运作,如果没有高人主持,是不可能出现各种高级变化的。总不成说,这一百多年下来,困龙大阵自己修成了精有了思考能力,或者当年死的四百多个人怨魂不散,成了恶灵害人?
+ p  w; I% X0 Z  而再联想到之前在三里屯村,分明没有可能常到人洞这种地方玩耍的阿宝说出来的莫明其妙的话,以至于我们所有人都对人洞发生了兴趣,这才有了后来到人洞探险,如今被困的事件发生。现在回忆起来,那个叫阿宝的小孩子所说的话,简直是太可疑了。
, O# A) v  W! z- g) n' f3 `  “这一切,都说明,我们并不是无意中被卷进来的,这是一场蓄意而为的阴谋,主持这个阴谋的人,一定有着类似当年萧秀云的能力,甚至就是那一脉幻术的传人。对于这样的人来说,控制一个幼童说出违心的话,再不知不觉诱我们入彀 ,简直易如反掌,就是一个催眠大师,也能做到这一点。”梁应物的话,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
* j' S" Y) [6 \9 q4 ^" A  “而且,这个人,应该一直就在我们的周围,而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她)就在我们中间。”尽管许多人都隐隐约约想到了这一点,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一阵骚动,学生们彼此紧张地打量着,仔细辨认着身边所熟识的同学,或者老师,甚至我这个记者是否心存歹意。只是黑暗中,借着绿油油的磷火,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诡异难测。
7 p6 n/ K3 F* x: i' y- h  一百多年前鲍家村血案的起因,是情,因情生恨,这才酿成惨剧。那么现在呢,现在的原因是什么?搞清楚这一点就将是抓出元凶的关键。
- \* _! G3 g, }  一百多年前是为了情,如果完全沿用这个案例,那么今天的事件,是否也是因情而起?
( t4 E5 g# F, G6 a+ B8 |  因情而起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些人,究竟谁比较有可能一点?  J2 D# L& e5 d5 s6 d& w9 s
  用不着我和梁应物发动大家相互揭发,猜疑声已经四起。人最相信的本就只有自己,在知晓了元凶可能就是身边人的时候,本能地看所有人都不顺眼起来,从前零星听说的小道消息,一下子全都抖落出来。+ w# {8 }9 Y) b; c6 q
  现在的大学生,没在学校里谈恋爱的已经是极少数,卞小鸥和费情自不必说,其他人也都有着自己的男友或女友,而关于各自的绯闻,平时也有着诸多的版本,比如原本是从谁那里抢来的男友,或者自己的女友从前曾经甩过多少帅哥,诸如这样的信息,现在都成了可能成为凶手的佐证。然而头痛的是,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着这样的传闻,但是却并没有出现有三角恋情关系的,而当事人又都正好在这个考察团里的情况。

发表于 2007-2-6 15:50 |显示全部帖子

那多手记之凶心人

传承了百年的怨念(二)9 w0 P3 N1 Z* s: T- |

2 C6 c  n( o' |" i6 d      “刘文颖?”梁应物忽然开口问道。! K4 Z# \5 B! w
  “你,有没有曾经追过你的,在这里?”+ u: Z) K  q# V! `
  我心里一震,刘文颖似乎是喜欢梁应物的,而以她的条件,恐怕平日里追求者众多,莫不成……
6 s6 p3 h: r& \# w$ t9 W: S* b  “啊。”刘文颖怔了一怔,立时就明白了梁应物问这句话的含义。她想了想,向旁边看了看,说:“朱自力,还有何运开,都追过我。”" |* b+ l5 h9 k  w* x: n/ `( O- L# w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朱自力立刻就叫起屈来。1 s; c. B* x1 l& ^" h
  “我哪有追过你,自作多情,妈的别臭美了。”何运开见有人指到他头上来,立刻就骂了起来。
/ m  J. i1 Z; j! Z  “怎么没有,上个学期有段时间,我每次上体育课,你都会给我买饮料,还有几次拿自己的毛巾给我擦汗,哼,那毛巾上都是你没洗干净的汗酸味,恶心死了。”刘文颖立刻尖声反驳。
8 J+ T6 V7 G+ l3 u0 m& f$ T; t  “那时我瞎了眼,现在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U, e  w  t' ]  刘文颖气得又要骂回去,梁应物却一摆手:“别说了,不会是何运开的。”
* x- l: X5 M7 b. p& ?2 \3 I  何运开的这副样子,怎么看都不会是有能力学会幻术的人才。. J9 z* K! m, `8 B5 r  `5 W
  我看着眼前互相指责、猜疑,进而对揭老底的学生们,心里暗暗着急。现在的气氛已经充满了火药味,当不信任感到达极点,平时对彼此积压的不满就会一下子爆发,到时候只要有一个人先动了手,所引起的连锁反应,足以造成类似一百年前的严重后果。0 V3 q) z( ]* [7 t
  我看了看梁应物,他也一脸愁容,想不出法子。
7 E1 Z# \& J( f% r! S4 }4 M  忽然之间,我想到一点,万一到时候大家动起手来,一片混战,那是玉石俱焚的局面,如果元凶就在我们之间的话,他有什么办法确保自己不在这样的混战中遭殃呢?% B! M" l) n2 ]8 [7 N
  我低声把这个疑问告诉梁应物,他也想不通这个关节。
3 f9 l; h) U) _# }* {  “真的,要是那个人就在我们中间的话,照现在的样子发展下去,我已经没办法控制,到时候一动手,谁也难保自己的安全。难道说,他的幻术可以让他在混战中独善其身?还是,其实那个人并不在我们中间?”梁应物说到“并不在我们中间”这七个字,忽然间全身一震,抬眼望向甬道。- t: p) P6 C. D9 S; p" ^8 J" U
  一瞬间我明白了梁应物的想法,背上立时起了一阵寒。, Y$ G& F2 w  L: I
  其实,就是那两个人不在我们的中间,可以确保在混战起时,不被卷入,那就是路云和袁秋泓。而刚才的种种猜测,也没有人把矛头指向这两个被甬道吞噬、并不在场的人。4 [; C$ ^4 v& n9 B7 l
  我们把她们漏了。
' j' h+ S  C; \: b5 B7 C  “丝”。# b) J: X0 U, m% [: q
  我听到梁应物抽了一口冷气。
) M; S5 t- U6 H: P# T6 S  “怎么了?你想到什么?”我沉声问梁应物。
; D1 N! |0 A+ v$ g. }, d  他静静地向甬道口方向看了片刻,才回答我说:“我想,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0 `  L9 j8 @( f0 n2 A: F  “是谁?”我想都没想,立刻反问回去。
1 z5 T& U  P- m! _, H1 d  梁应物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我,不知在想什么。
+ q5 S  \7 h, ^  我这时大脑全力开动,心念急转。袁秋泓和路云,会是谁呢?
3 D6 a. u$ u& H; d: a9 N  袁秋泓是上海人,出身富贵人家,一举一动都有着洗脱不了的贵气。这样的人会是神秘幻术一脉的传人,着实叫人难以想像。而路云,平时内向少语,她是,她是……天,她就是湖北人,在三里屯村的时候,还因为会说本地话而当过双方的翻译。莫不成就是她?' m% ~$ m7 x& C0 c5 x8 v- |
  正当我想再一次开口问梁应物的时候,他忽然开口大喊起来,听清楚他喊的话,真是让我目瞪口呆。
7 g8 |2 u# q7 y5 S6 F  梁应物大喊的,竟是:“路云,路云,我喜欢你,你出来吧。”
; K9 a# V( p+ V8 W1 R  一时间,所有的学生都停止争吵,齐齐望向他们的梁老师。3 W% d9 |& q6 ~5 A; K5 \1 A
  梁应物继续大喊:“我对刘文颖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是喜欢你的,你出来吧。”6 j  ?0 y) V4 `
  看来,正如我所猜测的,梁应物也怀疑,路云就是“那个人”。而这两个人之间,必然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情怨纠葛,梁应物这家伙,竟然搞出师生恋,之前还一点风声都不露。要不然,哪用到现在才猜出是谁来。5 _% }% S" u; ?( A
  只是梁应物现在这样一表白,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以我对梁应物的了解,他可不是会说出这样肉麻话的人,一定别有用意。& f! E1 Q' d' j+ M: |
  一百多年前,鲍勇是因为不喜欢萧秀云,而喜欢同村的鲍月,这才引发了萧秀云的“生死考验”。那么现在梁应物却坦承喜欢路云,是不是可以破这个局?8 Q* t; |% S  k  V1 N! m# V
  没喊几声,一个黑影从甬道里缓缓走了出来。
  d% D. [2 Z/ w' X# ~8 p  “路云!”惊叫声此起彼伏。
" ?- I* X- G4 G; Z* X. g& o+ n  “袁秋泓在哪里?”我大声问。  b+ A+ z) ]/ s8 }% k
  路云在离我们不远处站定,手往旁边一指:“那不是吗。”
6 N- s0 @: f: }: x  梁应物忙从怀里摸出手电照去,袁秋泓赫然就躺在离生活圈不远的白骨中。我来不及赞叹幻术的神力,连忙赶过去察看,好像只是晕过去,顿时舒了口气。- L) i$ b' m' q
  至此每个人都已经明白,让他们陷入如此绝境的,就是这个平时看起来内向而文静,与人无害的路云。
2 a2 \+ M; u- R/ l$ ]+ k/ X' R  何运开一声怒吼冲了过去,路云轻轻哼了一声,何运开冲过去的身躯竟然在离路云足有三尺远的地方擦过。何运开继续着他的怒吼,双眼向前怒视,就像路云就在他的前面一样,直直地冲到洞壁还不止步,就这样握着拳头一头撞在石壁上,晃了两下倒了下去,看来是撞晕了。
; }' z1 j8 V' _  本想跟着何运开冲上去的众人立刻停止了脚步,在这样的幻术下,恐怕再多的人也只能落得和何运开一样的下场。

发表于 2007-2-6 15:53 |显示全部帖子

那多手记之凶心人

传承了百年的怨念(三)+ Y1 `  F$ R5 o1 v
+ u. P6 U+ r& d4 _# ^1 d4 g; I
   梁应物缓步朝路云走去,说:“我以前一直没有对你说,因为我们的身份不合适,可是我心里一直喜欢你,上次拒绝你,其实我也很难受。”
2 g6 S: {$ F1 B, f* z# L0 v  路云痴痴地问:“真的吗?”4 R& M% D0 Q6 s8 v# p6 v) ?$ W
  梁应物走到她跟前,望着她的眼睛,说:“真的。”接着便微微弯下身子,去亲吻她的双唇。
0 m) \* B" G  H8 a8 {# m! }# N2 |  所有人看着梁应物就这样吻了上去,不知该说什么。- Q6 A$ I! p0 v* q3 e
  我紧紧盯着梁应物,黑暗中,隐约看见他和路云热吻着,抱着路云身子的右手却慢慢举了起来,忽地立掌成刀,狠狠劈在路云的颈动脉上。路云的嘴巴被梁应物封着,哼都没哼一声,就软软地倒在地上。0 W2 y% T0 N5 i: @
  果然,和我猜的一点都不错。梁应物这个家伙……4 H& {3 X2 ^; C6 S
  “那多,探路,快。”梁应物对我说,同时把备用手电递给我。
+ S. L9 _) y- I" t) N( l  我接过手电,二话不说,径直就入了甬道。0 ^; k7 N& u* C* _% E: m
  元凶已经晕了过去,这困龙大阵是否会就此破解?
  A! j' p" B5 E( y# ^3 z. `8 i  一个弯,两个弯,出来了。
* s0 d/ z( b5 `" G4 y  只十分钟不到,我就回到了白骨洞。
9 L0 w% o& |3 P. o  看来萧秀云的记载没有错,这座大阵就算没有人主持,也能发挥最基本的运转。所以现在路云昏过去以后,甬道不再会把人困住很长时间,但两个弯转过,还是和从前一样,又回到白骨洞。
: `. d4 c6 H" H+ Q' z, r7 Q  不用我多说,这么快回来,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而这个时候,路云已经被绳子捆得像粽子一样,倒在地上,还犹自未醒,看来梁应物那一记真够狠的。
3 S! e: r. h* ~) J  梁应物告诉我们,去年初的时候,路云曾经偷偷找过他一次,向他表述了爱慕之意,但是被他以师生恋不合适为由直接拒绝。路云是个极为内向的女孩,能鼓起勇气表白一次已是不易,遭到拒绝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起来。而刘文颖也对梁应物十分倾慕,虽然梁应物也是一样的不动声色,但刘文颖天性外向,被拒绝几次也不以为意,始终粘在梁应物身边。而梁应物经我提醒,忽然想到,要是路云一直没有放弃对自己的情意,却又误把刘文颖始终缠着自己的行为,看做是自己对刘文颖的认可,从而认为自己原先所谓的“师生恋”不伦纯粹是一种欺骗性的借口,那么不就基本符合了一百多年前萧秀云的动机吗?再一想路云的背景和这些天的举动,立刻就有了九分把握,这才厚着脸皮大施“美男计”,把路云引了出来,并且以同样的方式放倒这个神秘的幻术高手。9 E5 o& `- g4 e4 W8 p
  尽管还是一样的走不出去,困在一大堆白骨里,可是元凶已经找到,再不像之前全无头绪,只能等死,大家一下子放心许多。
! L3 K* }" H5 M  “喂,我说,刚才其实你走到路前面前,把脑袋凑过去的时候,就可以下手了吧,非要等到吻得热火朝天、爽过以后才动手,嘿嘿……”
8 w1 }5 M+ u, X7 K. @  “说什么哪那多,你没看到何运开的样子吗,我怎么知道她确实在那里,总要进一步确认一下吧。”梁应物大声辩解。不过许多人已经笑出声来,这大概是这些天他们第一次笑吧。; t* B7 t$ S0 c5 M* O3 e0 t
  “那倒是,味蕾感觉这么丰富,要模仿起来,也不那么容易。”
6 n% J7 b3 t( q$ J4 r6 ]# }! `  “还有啊,能和梁老师一亲芳泽,路云哪里肯弄个幻影假凤虚凰,当然要自己上了。”身为情敌的刘文颖这时候竟然也插上一脚,只是听起来有些酸溜溜。
% _& J9 e3 e; \5 k  “好了好了,我们还没有出去,有力气取笑我的话,还不如想想怎么让路云心甘情愿放我们出去。”梁应物岔开话题,不过这的确是个足以让所有人再次严肃起来的大问题。
4 s' p. S+ g( B2 X! I. h  “想出去,过一百天再说。”
8 g" V! ~1 v% G; P1 Q1 l: t7 z% v6 I  我大吃一惊,路云竟然已经醒了。刚才梁应物那一掌的力道,一般的男子也要晕个几小时,看来路云身体的坚韧,可完全不像她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啊。
! `3 u# ?. S# _0 z& b) @, i( n  何运开还没醒过来,否则听到这句话,又要冲上去揍人了。; L# q  c: j* S  p$ v
  “你,你到底是怎么了,路云?”郭永华讷讷地说。
+ h4 ?% Y5 p3 x$ O# u* l& h) W  路云哼了一声,声音尖厉得吓人。借着磷火,我看见她的面容很奇怪,说不出的乖张诡异,不知哪里不对劲。虽然五官和从前一样没错,但就是让人觉得,她和从前的路云,有着很大的不同。老实说,这两天来我一直隐隐约约有这样的感觉,但之前只以为,是由于被困白骨洞而让每个人都极度紧张,自然和平时有所不同,但是现在这种不同成百倍地突显出来,却让我心里一动。; a$ ?) E+ i0 j8 I% u* I# g$ h
  “你,你到底是谁?”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让我自己都莫明其妙的话。
! A5 A. m4 L; Q: o) `  然而这句简单到愚蠢的问话,却并没有得到回答。路云这时就在那一堆磷火白骨旁,是整个洞里最亮的地方,所以,连她脸上的表情,站得近一点的人都可以看见。而路云听了我的问话,竟然把眉头皱了起来,似乎在极力想着什么:3 \8 G8 b5 s; M7 S
  “我是,我是……”
7 ]; t$ b0 f/ c% U/ t6 j  她缓缓地转头,看着这洞里的一切,五官都开始扭曲,仿佛头痛欲裂的样子:/ |' O7 {- D7 ]
  “我是……萧……秀……云!”
( q5 i: T- V5 z, T' [! ^! ]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 g* y; }+ ^) W/ x' t$ A( Y% {  萧秀云,白骨日记的记录者,一百多年前的幻术天才,祖洞吃人血案的始作俑者,这怎么可能?
  o5 J& E/ O/ S, x  “不可能,你是路云,你今年21岁,即便你是幻术一脉的本代传人,也不可能是一百多年前的那个萧秀云。”梁应物说。
% C0 G3 L+ i, V: L7 P3 ~4 K  路云的眼睛眯了起来,直勾勾盯着梁应物:“你,你这个负心汉,就和阿勇一样。”

发表于 2007-2-6 15:56 |显示全部帖子

那多手记之凶心人

传承了百年的怨念(四)- ?! K3 x7 ^* L$ E5 r' b; s

& h, j: |& M& l      朱自力冲到路云跟前大喊:“别在这里装神弄鬼,快放我们出去,否则,你自己也一样会饿死。”* N- z  V5 p! B3 L! D$ q
  路云瞥了朱自力一眼,神色间竟是说不尽的傲慢和不屑,接下来的一幕让我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 f& |; C2 u5 r' X$ B  “你不会真的蠢到以为,你们已经把我抓住了吗?”路云冷笑着,站了起来,原先层层绑在她身上的不知绕了多少圈的登山绳,就像只是轻轻放在她身上一般,随着她的站起,自然而然地落在地上。( L! _- r1 }( J7 t; A5 L  I
  我和梁应物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步,朱自力更是吓得倒退出六七步。+ @* U8 a) i' H3 @' L
  不过路云只是站在那里,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对她来说,大概我们这些人,都无法形成什么威胁,随时可以解决,只要她不再犯刚刚那样的错误,让梁应物有乘机下手的机会。0 _4 Q4 N5 n5 C5 X  O; I
  “虽然你们发现了我,但是,实验依然会进行下去,到时候,第一个动手的会是谁呢?”路云眼睛扫了一圈,掠过犹自晕倒的何运开,最后停在梁应物的身上:“原先,还以为一定会是这个无脑的肌肉男,不过现在看来,说不定最早下决心的,倒是你呢,梁老师。”
. Y# }" e; E8 x* j  梁应物沉默。9 X9 d1 R- S8 U' x! G1 j" @7 X
  “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我替梁应物回答。2 s9 R$ A6 u3 l4 _, ?
  “是吗,传奇的记者先生,你们的关系很好啊,多半你们会留到最后。有他在,你会很放心吧,所以,说不定就在睡梦里,被他就这样一刀划过喉咙,鲜血可以射到三尺远的地方呢,就像鲍月那样。”/ _) d: n5 ?. r7 Q/ k4 y
  路云妖异的语调,让我的喉咙一下子泛起了鸡皮疙瘩。6 F! H; j4 i8 m, i# f) c; _
  路云的眼神在我的脖子上转了两圈,又回到梁应物的脸上。
5 l4 O8 b5 F% l1 y3 k  “不过,因为你的关系,我就多告诉你们一些东西,再进行我的实验吧。嗯,年轻身体的感觉,真是不错。是的,这副身体,当然是那个叫路云的女孩的。说起来,她该是我第四代的弟子。而这里……”路云竖起右手的食指指着自己的头,“现在该有一大半,是萧秀云。”
# W7 R3 I) f0 O/ U, R) ~4 N; i  “很奇怪吧,这是一个秘密,就连我的徒弟,徒孙,再到路云的师傅,和这个路云,都不知道的秘密。当年,我在收徒弟的时候,就在她的脑子里留了一点东西,如果她可以找到她心爱的那个人,就这样生活下去,那么,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我留给她什么,而我留下的东西,会在她50岁的时候,自动传给她的徒儿。”
$ {  Y4 ^$ I+ R, \4 O. _& z) |  l8 f8 I  “是在一定条件下发作的深度催眠吗?”梁应物问。
7 O3 @( L" K; P& E# C! h  “催眠,哼,那种低级的玩意儿,我可是让自己灵魂的一部分,一代一代的流传下去啊。纵然时光再久远,也不会消失,直到再次复苏。从路云被你拒绝,又发现你和这个刘文颖打得火热的时候,我就开始复苏了,所以才有了这次的神农架之行。”2 }' z( ^, j3 I6 x2 e: I! x
  梁应物大吃一惊:“原来这一次来神农架,完全是你在起着影响……”8 e; S0 r, h* I4 ^- P
  我心中也是一懔,原来梁应物和所有这次来的学生,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路云所影响。这种悄无声息操控人心的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4 C9 H' d. r/ w4 p& y7 Q( Y
  路云接下去说:“是的,当年这场失败的实验,就由你们今天来继续下去吧,这一次的陪葬品少了很多,可能用不了太长的时间。”9 |8 W# s& y. [- |: {
  “等一等。”我连忙说。
& c! x, A# l/ }6 J  “怎么?”9 D" h3 D% x5 B# T
  我的脑子里急速转着各种各样的念头。我知道就这样结束的话,那么路云一旦再次消失在甬道里,将再没有人可以让她出现,这样我们就真的完了,可是,接下去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个一百多年前的老妖怪放了我们?
" X1 Z8 d2 X4 k6 C3 j  “拖延时间吗,你的那点伎俩还是不要拿出来耍的好,再见了。”' q9 j- Q, S" }5 Z) u6 t
  “等一等。”这次是梁应物喊了出来。
) t/ F& y5 R; L9 W& ]" U6 ?  “等一等,你的实验已经结束了。”7 }- v9 s, R0 \# ^! R8 P
  “什么?”路云有些诧异。" j1 N; ^0 i8 z' [% \
  梁应物忽然放声大笑起来,直笑得弯下腰去,仿佛看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
! U+ C8 N: E: H5 h     路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够了,你笑什么?”( W# T; j: `& }+ ^  ^
  “从头到底都是你这个小丫头在一厢情愿,做什么实验,当年的萧秀云或许有资格,但是现在的你,不管你说你是萧秀云也好是路云也好,根本没有实验的资格!”梁应物一边笑一边说。+ p8 m: S  {; ?
  “胡说,作为一个被你伤害的女人,我当然有资格。”路云厉声说,声音尖得几乎要把人的耳膜刺破。  {9 ?2 q% x' s' a
  周围的学生一个个面露惶恐,生怕梁应物触怒了路云让他们死得更快。我却知道梁应物在兵行险着,我太了解他了,别看他表面这样张狂,心里和我一样捏着一把汗。$ u3 T- A+ O0 H/ i. h  \6 o3 g- B
  “去,什么伤害不伤害的,我从来都没有搭理过你,从头到底都是你自己在那里单相思,刚才我那样说,你现在也知道了,是为了把你骗出来迫不得已恶心自己说的。既然我和你从来就没有开始过,你说你有什么资格做这个实验?”
3 k4 @7 q7 b! s) L  “就好比你看到树上有一只很漂亮的鸟,就叫这只鸟陪你玩,可是这只鸟根本就不理你,你就一枪把那只鸟打死,哦不,对你来说,是用幻术把那只鸟弄死。你说你是不是又无聊又变态?”
" w2 \' [' u! c; R  r, d" y- a  “你……”路云咬牙切齿,脸色发白。
: w/ n- Z, D6 r2 B  “你什么你,你这个变态的老妖怪,要是你坚持要做这个狗屁实验,就说明你根本不懂得爱情。而一个根本不懂得爱情的人,却又要来做关于爱情的实验,简直就是一只牛在弹琴。”

发表于 2007-2-6 16:00 |显示全部帖子

那多手记之凶心人

传承了百年的怨念(五)
6 M; O) |. b- D* E, N% w8 n0 T; d
$ M# ^# t, V* {* ^1 x( c      自打我认识梁应物以来,就没见他这么刻薄过,路云的身体都已经在发抖了。0 Q. Y+ `$ n" h6 y. h* K# H
  但梁应物还没有完,他继续指着刘文颖说:“你觉得我和她正在谈恋爱吗,那只能说明你的眼光实在是太差了。当初她向我表白的时候,我对她说的话和对你说的话一模一样,我从来就没有接受过她,也从来就不打算接受她。路云和刘文颖,对我来说是一样的,都没有什么兴趣。你说你要实验,那么到底打算实验谁,你根本就没有实验的对象。倒是刘文颖,尽管我拒绝了她,但她一直没有放弃,一直试图打动我,虽然到今天为止她还没有成功,但是说到爱情,她远比你这个一被拒绝就当缩头乌龟的人来得有资格。”
3 R* n% M7 s8 U6 Q# |9 _  “真的,原来你和刘文颖没有在……”路云颤声说。) K; X" H( K7 k3 p& x: p; e9 j
  “当然没有,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和她有过亲密接触了,不要因为自己孤僻,就把别人热情上一丁点的举动当做爱情的表现。唉,你还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i7 |5 y: A% H& v$ e- O( Y) D
  看着路云的表情,我隐约觉得接下去有戏。梁应物一下刺激一下安抚,着实厉害,正抱着看戏的心态打算继续看梁应物还能说出什么尖酸刻薄的话来,却不料梁应物伸出右手一把把我搂了过去。! \) K6 S4 f  p2 S" q( j: \
  “老实告诉你,我对什么女人都不敢兴趣,我喜欢的只有男人,在我看来那多比你漂亮多了,要想竞争的话,先变了性再说!”
  T  d: \* U. [4 A$ B' E+ P  这句话真是惊天动地,还没等我的鸡皮疙瘩掉下来,只听路云“啊”地高声尖叫起来,然后一跤跌倒,竟就此晕了过去。

发表于 2007-2-6 16:02 |显示全部帖子

那多手记之凶心人

尾声
$ n+ K+ ?) K7 S7 u1 m# Q0 T9 H" a2 {
      三小时后,我们在清醒过来的路云的带领下,顺利走出了足足困住我们三天的人洞。幸运的是,所有的行李还在它们原先的地方,并没有被野兽叼走。* {5 I/ c9 ^3 H  A
  没有人再有继续按原计划穿越神农架的兴致,由于前一天晚上大家都没有睡觉,所以在开怀大吃了一顿之后,大家搭起帐篷直睡到次日上午。当然,路云睡了单独的一顶,没有哪个女生愿意和她睡在一起。男生只怕也是一样。
, s4 ~7 E% q& h3 B% s  在整个返回的路上,所有的学生都不再像来时那样,高声谈笑。不仅是因为经历过那样可怕的生死考验,更因为原本相处得不错的同学,在白骨洞里的时候,最后关头,却都显得那样可怖。他们过早领教了人性的丑恶,不仅从百年前的鲍家村血案,也从自己的身上。" i, a2 v; q$ C0 C, {0 K& k
  倒是我和梁应物同路云交谈颇多,也了解了一些其他人所不敢问的东西。
4 S# ]( g" N4 R6 Z- ?5 \! O1 w3 R  正如梁应物预料的,其实我也想到了,这倒不是事后诸葛亮,在梁应物出言相激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了。萧秀云所留下来的,是一段相当强的怨念,这股怨念强大到一旦发动起来,可以掩盖掉当事人的原先性格,而让这个人按怨念的驱使去做出一些平时不会做的事。但是这怨念固然强大,萧秀云在幻术上的强大修为,还使得她的一部分记忆也随着怨念留了下来,可终究不是一个独立的人的灵魂,不可能永远取代这副不属于她的身躯的意识。所以,当实验结束的时候,这个怨念就会再次隐伏下去,等待下一次发作的时机。
+ W4 G8 e& U; p: [  不过路云告诉我们,由于梁应物的刺激,让这个怨念要承担过度复杂的情绪和思维,毕竟不是一个真正的灵魂,所以竟然被这种极端的方式,给一下子破解击散,以至于不但让路云恢复了本来的神智,今后也再不可能出现了。而且路云自己的幻术修为经此一劫,和萧秀云留下的怨念发生了神奇的融合,更上一层,未来的发展怎样,连路云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会超越萧秀云也说不定。
+ }3 Z' N  w8 R$ P5 n  我和梁应物一起,要求大家对此事守口如瓶。没有人提出异议。对那黑暗中的记忆,相信每个人都想要极力地忘记,不会有人愿意再度提及这个噩梦。更何况萧秀云虽然不在了,但路云还在,而且还要继续和他们一起上学。没有人愿意冒险惹怒她的。, H8 o, {& X+ Z) u
  当初出洞的时候,路云解除了困龙大阵的禁制。只要没有人再次发动,那么就不会出现进去出不来的情况。我问她为什么不彻底破坏,路云笑笑,说那是她能力范围之外的事。只是对此,我持保留态度。
, s; l; R" Y2 m/ @2 |8 Z  直到到达上海,除了我们,没有人和路云说过一句话。但是令人惊讶的变化正慢慢地在她身上发生。她以神奇的速度不断美丽着,原本只能算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女生,但不知怎么,对照从前,五官虽然没有明显的改变,但整个人的气质却完全不同,散发出的女性魅力,在我和她分手的那一刻,她的微笑几乎连我都抵挡不住。我知道那一定是幻术精进后的结果,这一次她回到学校,一定会引起惊人的骚动吧。下一次见她的时候,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7 a( X5 F, v) R7 n* ~  I; x  “我承你的情,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不要忘了我啊。”路云在火车站笑着向我摆了摆手,极为自然地挽起梁应物的手,转身离去。不知是因为她此时的魅力,还是对她莫测能力的顾忌,号称只对男性感兴趣的梁应物竟然没有拒绝。
3 |0 O3 ?" P) _' {2 Q  ]  回到上海我写了一篇非常臭的稿子,连瞎编的心情都没有,不免看了几次领导的脸色。休养生息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才从人洞的阴影里恢复过来。这件事之后,我和路云通过几次电话,都是她打过来的,我对她心里总是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加之没有和她见面,感受不到她的吸引力,每次都是草草几句就挂了电话。
. J2 s. r0 n  g$ [* ~$ B- @  后来,梁应物告诉我,朱自力、郭永华、蒋玮、卞小鸥和费情先后退学,卞小鸥和费情在回去不久就分手了。而何运开也再没有去练过健美,刘文颖和路云的性格像是换了一下,现在路云在学校里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拱月,魅力之大,连梁应物见到了,都要扭过头去赶紧走开,以免沉溺其中。
9 V1 P+ j& Q. {1 c! k  现在,人洞再一次被发现了。里面的尸骨上的文字,不知会不会被发现。估计这个可能性相当小,如果不是我们当时的处境,没有人会对这些白骨仔细研究,普通人一站到那个白骨洞里,呆不了几分钟就会逃跑,所以当年鲍家村耸人听闻的血案,只怕依然只有我们这14个人知道。8 l4 B' {. a5 V# A2 h
  写到这里,我发现,原先的恐惧,已经随着在电脑屏幕上敲出的一个个汉字而淡去。这真是一种很好的方式,什么都是要分享的,欢乐如此,痛苦如此,恐惧当然也如此。/ Z" X; Z/ w* j& l; r4 R6 N+ X
  所以,接下去,我打算第一次,主动打路云的电话,问问她最近受追捧的程度怎样,幻术又练到了怎样的程度。我想我要和她搞好关系,神秘莫测的幻术,没准在未来的哪一天能帮上我的大忙。当然,还有一点更重要,路云,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大美人了,或许,早已经升级成为了绝世美女了,不是吗?

Rank: 7Rank: 7Rank: 7

论坛水王

发表于 2009-2-28 17:12 |显示全部帖子
个人感觉,凶心人是灵异手记系列里比较难看的一篇。
今古北邙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人生長恨水長东/幽懷誰共語/遠目送歸鴻
蓋世功名將底用/生前錯怨天公/浩歌一曲酒千鍾/男兒行處是/未要論窮通

Archiver|碟碟不休网

GMT+8, 2019-1-18 04:57 , Processed in 0.078588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